同志爱情故事之–男友突然去世了-上海同志交友_上海同志会所_Gules同志网

我渴望我们的社会是另一个更加平等的社会,我渴望时间倒流,渴望那年上海大雪中我们在地铁出口 趁着没有人时 互相握着彼此冰冷的手 傻笑着对大雪许的愿,来世还能实现。

男友突然去世了

男友突然去世了,我们一同生活在上海,在一起五年,上周我以他室友的身份去参加葬礼。然后坐火车20多个小时,回到了故乡。

接到医院电话时我还在上班,但第一个反应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该到的还是到了。并发症很快带走了他。痛哭之后我浑浑噩噩地麻木了好久,现在也是麻木的,眼睛里却有了新的眼泪。

穿梭在每天日常上班的人流里,下班后的街头,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男友也是一样,普普通通,我29岁了,他年底就30岁了。

葬礼之后的几个小时,我整个人都是呆滞的,直到他的亲戚们大都散了,他没什么朋友参加,并不是因为他没有朋友,之后再解释吧。他有个表亲来给我一包什么东西,当地的特产,说我大老远从上海去的什么什么的,就都不记得了,那个表亲忽然问我啥时候的飞机,回北京吗,我才想起来,我也该走了。 但我没有买回上海 的机票,用手机买了火车票, 回老家。

已经三年没有回老家。

在火车上我打了电话给父母,电话里他们很高兴。

刚才,两个小时前吧,我到了,这个陌生又有一点点熟悉的,让我恐惧的地方,我的故乡。

到家后,母亲好一会儿才来开门,并不激动的样子,只是说我瘦了,午饭要多吃点肉。父亲去上班了。母亲说某亲戚送来了鸡肉,某亲戚送来了牛奶,某亲戚送来了什么什么…我纳闷了一下,为什么亲戚突然送东西,但由于心情沮丧,没有问。

午饭时母亲开始了第N次逼婚。

你记得你小时候一起玩捉猫猫的那个谁谁谁吗?人家孩子都满小区玩儿。你记得那个谁谁谁吗?人家都生二胎了。你记得那个谁谁吗,人家现在搬到哪哪哪了,拖家带口了,和你一年生的啊,老婆孩子的美满齐全的…

应对这样的时候,我只能沉默,由母亲说罢了。

但吃完饭,面对我的沉默和敷衍。母亲哭了。

她跟我说她上周晚上突然晕倒了,还好父亲及时送她去了医院,重点讲了她晕倒时一瞬间的痛苦和孤独,想到我的不孝,我的疏远,心里的难过多么巨大,说到在医院接到亲戚们的问候,不乏催婚步骤中提到的和我年纪一样的堂哥。我这才明白了为什么亲戚们突然送这个送那个。母亲哭着,说了很多。我默默坐在旁边,手掐着自己的大腿,提醒自己不要哭出声。

母亲和大部分母亲一样,认为孩子不结婚就是不孝顺,更认为我多年来对他们的疏远和我的沉默是不孝顺。

然而我能说什么呢?

我忽然意识到,这样巨大的误解和痛苦,发生在无数的中国家庭中。也许,最好,你的家庭不是这样的。但请你相信,很多家庭是这样的,真的。

和很多80后一样,我是独生子。

但同时,我是homosexual, gay。背负着这个多年来的秘密,我养成了沉默压抑的性格。

曾经交往过一个荷兰男友,后来分手。因为他无法理解我不能对外公开的事实。因为他生在那样的国家,合法,自由,gay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就是普通人,可以和我们中国的异性恋一样谈恋爱,结婚,见家长,过生活,一切都是自然的。

我的父母和很多父母一样,祖父母辈是农民,军人,生活在保守的小地方。我记得当年电视新闻里提到了李安获奖的断背山时,父亲还问了同性恋是什么意思。

父亲有心脏病,母亲身体也越发弱了。他们的心病就是我,29岁却从未谈恋爱结婚的独生子。

也许你会说,那告诉他们呗,做自己呗!可是我真真切切的明白,那将会是无比的痛苦和打击,他们无法承受。身边认识的朋友也有过很多类似的失败故事。

也许你会说,那找个拉拉结婚呗。但你不会想过,我以前也没有想过,但后来别人的事实一一验证:那非常难,因为毕竟不是真实恋爱结婚的,婚后父母会抱怨儿媳为什么很少联系他们,为什么春节都不愿意来,为什么冷落他们,为什么语气里没有什么关怀?为什么你们还不生孩子?是不是谁身体有问题?

然后父母就会失落,难过,憔悴下去…

也许你会说… 总之,多少年的各种故事,假设,一切,都没有用 。

也有一些幸运的人,有开明的父母家庭,有了成功的案例。但毕竟是绝少数。

这么多年来我终于想明白了,最好的真正能减少这些悲剧发生的方法,其实是每个人通过一点点支持的声音,去要求我们的国家通过婚姻平权提案。

无数人像我一样背负了多少年的秘密,这样的痛苦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多么绝望。也许你已经知道,gay的感染aids的比例更高,可你想过为什么吗?因为无数的gay在压抑和绝望之中只能找到“及时行乐”的安慰,也就因此形成了一些人泛滥的习惯,绝望之中寻找慰藉,那种不知未来的感觉,你可以试着理解吗?

联合国以前出过报告,欧洲大部分国家同性婚姻纳入婚姻法平等通过之后,gay的感染比例都下降了。这样是所有人都期望的。

我的男友,两年前我出差半年,他有了两次出轨,我知道后很痛苦很责怪他,但现在,此刻,我真的原谅了他,因为我明白了他的痛苦,他的压抑,他的家庭和我家差不多,他父母还在农村,更加保守,出柜是永远不可能的。

每当我逗他,我说咱俩攒钱以后也去外国结个婚吧! 他说去外国结婚登记了,还是中国人,回来了,还是不合法。我说,那咱们攒钱移民!他就沉默,我再问,他就说, 那你爸妈,我爸妈,咋办?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lx,你走了,我在这里糊里糊涂写着这些,我想念你。

我渴望我们的社会是另一个更加平等的社会,我渴望时间倒流,渴望那年北京大雪中,我们在地铁出口,趁着没有人时,互相握着彼此冰冷的手,傻笑着对大雪许的愿,希望来世还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