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不易,做一位得体的同性恋更不容易,因为你要懂得在任何事上都拿捏得「刚刚好」,做多一分不体面,少一分又欠火候。

体面的同性恋要懂得在酒吧搭讪时,先夸赞对方的衣服,对品味的褒奖才是和陌生人破冰的刚刚好,不然目光再往上一些,谈颜值太舔狗;目光往下一些,谈鞋裤又太下流。

同样,在球类运动里GAY也有自己的刚刚好选择——羽毛球

同性恋喜欢羽毛球,可不是哪个不负责任的人,上下嘴皮一搭就讲出来的,这可是上了新闻的。而且早在2005年的时候,这点爱好就被挖出来了:

「以北京同志的游泳网为例,注册的会员数千人,每周在十多个活动点上,同时举行户外活动与体育比赛。全国『同志』排球比赛、全国『同志』羽毛球邀请赛已经形成相当规模,每年举行一次。」[1]

就像科学家在青藏高原发现「丹尼索瓦古老型智人」活动证据一样,这段新闻也算是同性恋社交活动的考古证据。

到了2016年6月,一点资讯、Blued、高德地图还联合发布了中国首份同志兴趣图谱。图谱上显示:中国男同性恋偏好排球、网球和羽毛球这类体育运动。[2]

同性恋的羽毛球江湖-上海同志_上海gules同志_上海同志聊天室

可以见得,同性恋在羽毛球界一定要占有一席之位的。

玩小球的同性恋

同性恋在「球类运动」的选择是有迹可循的,一般遵循「避重就轻」的原则。

避重:就是摒弃篮球、足球、橄榄球这类大球;就轻:就是选择像羽毛球、网球、兵乓球这样的小球。

羽毛球就是典型的小球。
而至于为什么不选择篮球、足球这类大球。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京同性恋坏坏说,「篮球足球本来就是一项直男运动,偏重身体对抗,特别容易擦伤肌肤。同时,几个人贴身抢一个球真的很不体面。」

同性恋的羽毛球江湖-上海同志_上海gules同志_上海同志聊天室

故事讲述人:坏坏

体面很重要。直男的世界里是允许「为了青春再疯狂一次」,而成年同性恋的世界里只有「优雅」二字。


那面伫立在羽毛球场中间的网,就像是希腊「美惠三女神」的化身,隔开了一段距离,守护你的优雅。所以,你只能在足球场上看到肢体犯规掏出红牌,而羽毛球比赛结束永远都是击掌鼓励。

代表妩媚、优雅、美丽的美惠三女神

其实,同性恋在很多事情上都喜欢和人群保持一个距离,除了他们身上自命不凡的傲气,更多的是时代分配给他们的「选择」。

除了优雅,还有人从生物学角度解析,认为直男喜爱的篮球、足球、高尔夫球都属于单方面进攻类游戏,而打破二元对立的同性恋们则更喜欢羽毛球、网球这类「你来我往」的游戏。

羽毛球是一个社交场

不论同性恋做什么事,都是奔着一个目标去的:增加捕捉爱情的几率。

在直男健身圈流行着一句话,「男人健身和女人美甲一样,水平高的时候,吸引的全是同性的目光和赞美。」但是,混迹健身圈和健身房里的「大拿」多是直男,可见不惧异性的嫌弃,不惧同性追求的直男,对健身才是真正的喜爱。

同性恋健身则不同,从「零普遍身材好」这个规律可见,「好身材」更像是爱情市场竞争中的一把趁手兵器。

同样,羽毛球对于同性恋也不能作为纯粹的个人爱好。这个你来我往的球场,更像是一个大型社交圈。

羽毛球场让人攻气十足

羽毛球场经常会出现「帮帮忙」的场景,就是所谓的高手带新手,但是能被别人主动「帮帮忙」的新手多是高颜值同性恋,他们有个统一的名称叫「小花」。

就像帅的熟男被叫「大叔」,丑的只能被叫「师傅」一样,长得不美的新手羽毛球玩家,是不配拥有姓名的,等待他们的只有「那个新来的」。

一位小花代表「小乔」说,「刚开始去打球的时候,接不到球的挫败感很强。休息的时候,旁边高级场一直盯着我的一个男生就很自然地说带我一局。然后,给对面两位也是『新来的』同性恋,打得披头散发,抱大腿的感觉真是酣畅淋漓。」

同性恋的羽毛球江湖-上海同志_上海gules同志_上海同志聊天室

故事讲述人:小乔

在网游、手游中也常见直男带妹子的情况,但是要有绝对碾压的实力才能1打5。而羽毛球场上,一个高端玩家可以轻松对付对面两位新手,达到带小花起飞的效果。

还有一个小秘密,就是同性恋喜欢打「混双」。小花一般站在前面,在职业赛场上,这是女孩子的位置;高端玩家喜欢站在后面,不用出手,光是这个站位,就足够迷幻了。而隔壁的直男场,永远都是男子双打的并排站位。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球场,一面放大了高端玩家的才华,一面又放大了小花的高颜值。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一句「我带你」,就承载了「天时」「地利」与「人和」。而整场英雄演出里,被牺牲的只有对面两位捡球捡到腰快断的「新来的」。

羽毛球局结束才是真正的开始

海明威说,「冰山运动之雄伟壮观,是因为他只有八分之一在水面上。」同样,在同性恋羽毛球运动中,球场上的竞技也只是冰山一角,真正的故事都隐匿在海平面以下。

打完一场比赛,再在酒桌上走一圈,感情升温的最是快速。但是,你要懂得这个酒桌上的规矩,不然,下次约球没人叫你,你都不知道个所以然。

在酒桌上沿袭的还是球场上的「辈分」,所以第一杯酒永远要敬给「导师」。同性恋羽毛球运动算是一个江湖,里面有很多门派,而导师就是每个门派的掌门人。

小花代表小乔所在的门派是峨眉派,导师是一个带着眼镜身高175的东北男生,球技评分5.5,自称「灭绝师太」。他门派下的弟子,有着鲜明的特点:好看。

小乔第一次参加羽毛球局的时候,就获得多位导师的「转身」,并邀请他加入他们的门派。最后,小乔选择了峨眉派。因为入门派较晚,所以大师姐「丁雪芙」和流量担当「周芷若」都与他无缘。他排名第九,取名「赵灵珠」。

坏坏说,「的确成了几对。同在球场上就证明两人有共同爱好,在饭桌上吃喝聊天又见一个人的德行,所以,这是快速了解一个人的过程。」

与其他饭局不同的是,羽毛球对战结束后的饭局显得更活跃和紧密,新人小花迅速和大家熟悉,老人也迫不及待地分享今天的战绩。推杯换盏间很容易捕捉到爱情的影子。

成了鸳鸯伴侣固然在球队里传为佳话,但是一旦分手,就注定有一个人退出球队,再不和大家组局。丢了爱,也丢了爱好。

羽毛球馆的顶灯熄灭,餐厅的餐桌被摆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永远都有人年轻着,就像有人提前离局,有人迟几年离开一样。


但是这片球场上,每年都会绽放新的小花,馥郁芬芳。

参考资料

[1]『我国近1000万同性恋者生活出现新动向(组图)』.2005.新华网

[2]『同性恋族群生活调查报告』.2016.中国日报

文|三宝

编|黑色洋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