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不少人因怕痛、怕血而不敢捐血,偏偏香港有一班人希望有捐血救助他人的权利。现年19岁的男同志Alex(化名),每次性交时都做足安全措施。对于香港红十字会规定所有男男性行为者终身不能捐血的筛选原则,感被歧视和被标签为污糟。其实Alex的渴求很简单:参与大家都参与的事。若红会决定放宽男同志禁欲一年便可捐血,Alex认为将是很大的进步。

不少人因怕痛、怕血而不敢捐血,偏偏香港有一班人希望有捐血救助他人的权利。现年19岁的男同志Alex(化名),每次性交时都做足安全措施。对于香港红十字会规定所有男男性行为者终身不能捐血的筛选原则,感被歧视和被标签为污糟。其实Alex的渴求很简单:参与大都参与的事。若红会决定放宽男同志禁欲一年便可捐血,Alex认为将是很大的进步。

有病人组织代表表示,原则上不会反对红会放宽规定,但认为议题具争议性,社会需长时间深入讨论。

香港:终身被禁捐血 男同志感叹被标签“污糟”

Alex中六的时候已发生过同性性行为,未“出柜”的他,在学校举行捐血日时,只能乱说一个理由拒绝捐血。

现年19岁、在大专院校就读社会科学的男同志Alex(化名)指出,曾发生男男性行为的人士,被香港红十字会判了“终身令”,不得捐血。 Alex多次与捐血机会擦身而过。他回忆,每年红十字会都会到学校举行捐血日,小时候因怕痛未有参加;到中六那年,已经与初恋男友发生性行为,当时还未“出柜”的他与其他同志同学一样,只能以各种理由搪塞,看着其他同学联群结队“走堂”捐血。

香港:终身被禁捐血 男同志感叹被标签“污糟”

Alex不认为同性性行为等同容易染性病,关键是有没有做足安全措施,异性也可以因进行了不安全肛交感染性病。 

Alex认为捐血的筛选原则,反映同志身分不被社会接纳,质疑“我系咪做错啲咩?”、“捐血都系想帮人,有冇得捐血对我冇乜损失;(对筛选原则)感受很差。我系咪污糟啲、差啲?”

异性恋都可不安全肛交

他认为,染上性病是因为进行不安全性行为,不应以性别区分。 Alex举例说,异性都可以进行不安全肛交感染性病,反观自己,每次性接触时都会做足安全措施,并会每3个月做艾滋病病毒检测。

Alex坦言,社会对同性恋的歧视很常见,但最心痛是同志之间的歧视。他透露,一位未发生过性行为的同志朋友对他说:“你拍过几次拖、会唔会好易有病?你知我哋个圈几乱㗎啦,好易惹到AIDS(艾滋病)。”Alex对于同志也受到污名化同志的行为影响,不信任自己的群体,感到很不舒服。

香港:终身被禁捐血 男同志感叹被标签“污糟”

Alex的朋友曾对他说:“你拍过几次拖、会唔会好易有病?你知我地个圈几乱㗎啦,好易惹到AIDS(艾滋病)。”

仅一次男男性交可被禁捐血 实不合理

不少欧美国家近年开始放宽限制,容许1年内没有男男性行为则可捐血。 Alex认为,一生人只进行过1次男男性行为已不可捐血,实不合理,促请红会考虑仿效外国做法。若红会放宽至禁欲1年就可捐血,Alex认为将会是很大的进步。即使如此,Alex可能亦无法捐血,因自己和伴侣有稳定的性生活,不过他相信其他同志能捐血助人。 Alex所求的只是,同志们能参与大家都参与的事。

香港基督徒学生运动于去年7月,在网页上刊登“促请红十字会容许男同志捐血”的声明。该团体主席Natalie Ng接受《香港01》访问时批评,香港红十字会现时的行政手段,反映对男男性行为者的偏见,实际上异性的不安全性行为的染病风险一样高,基于捐血者及其性伴侣的性别,列为筛选原则不恰当。她认为红会只需针对不安全的性行为筛选,已足够保障血液安全。该团体倡议捐血筛选准则跟所有人看齐,男同志只需在1年内没有不安全性行为即可捐血。

病人组识原则上不反对放宽禁令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干事彭鸿昌指,数个月前曾与医院管理局代表有过非正式的面会,大致上了解过医管局有意放宽“男同志终身捐血禁令”。由于科学理据上透过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机会十分低,社协初步原则上不会反对放宽规定。彭鸿昌相信,放宽规定的最大阻力不会是来自病人组织,可能来自对同志议题较关注的团体,议题具极大争议性,社会需要长时间作深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