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进入Gay圈近一年,认识很多同志网友,但我仍只保持聊天的关系。  上周日,去网吧查查魏晋男风盛行的年代。帝王、士大夫,乃至平民都很盛行男风。用今天的话来说,也就是同性恋像男女恋爱一样很正常。

警校小gay日记:和篮球帅哥快乐的一天-上海同志交友_上海同志会所_Gules同志网

进入Gay圈近一年,认识很多同志网友,但我仍只保持聊天的关系。

  上周日,去网吧查查魏晋男风盛行的年代。帝王、士大夫,乃至平民都很盛行男风。用今天的话来说,也就是同性恋像男女恋爱一样很正常。

  上网习惯上MSN,巧遇高三同学小马。他是我同桌,也是我暗恋的对象。

  现在,我们也快一年没见过面了,留念曾经跟他一起的生活。有意跟他聊聊天,问问他是否还好。

  想了解他的签名为什么会写着“那个Blue酒吧在哪”。我知道那个Blue酒吧是安妮宝贝小说中的酒吧,而那个酒吧的老板是个四十岁的同志,微肥、平头,喜欢白色素衫和黑色西裤,让人感觉斯斯文文又老实厚道。他有一段伤心史,他的男朋友是法国人,他们在法国那浪漫的国相爱七年之久,只恨他男友因车祸而亡,而他回国以他男友的名Blue开间酒吧。

  当然,我是很喜欢我的小马,我曾千万次想向他出柜,但不知是那条微弱的神经在面对他时,就呈现顽强盾牌把我出柜的念头防得密不透风。

  我对小马说,安妮的书太颓废了,有批评家说:她的书是毒药。

  我又说:你喜欢书中的人吗?如乔、森、林生、南生、安微……他们的生活太残酷,总有自残带血才能让他们感觉自己还活着。我所提的乔是个女拉拉,而森是个男同志。但在安妮的书里,同性恋的故事仅仅是轻描淡写。

  你并没有回应我所想知道的。

  小马你话锋一转,你说,你姐不在家,去上班了,就你一个人,很方便。让我下星期六有空过你姐那,你做好吃的给我吃。

  我说好,我一定会去。

  我说,有空你来我学校看看,我介绍一些未来警察给你认识,带你逛逛我学校附近步行街,这条步行街都是些比较潮流时尚年轻的元素。

  上次我班集体去了一趟火炉山,自我感觉那里还不错。我对小马说,我带你去爬山,爬我学校附近的火炉山,听说这火炉山是孙悟空当年大闹天空把太上老君的练丹炉推下来而得名。还有一个凤凰山,山上很美,很漂亮,我去过一次。

  你说好,你喜欢爬山,你还要带上相机,把我最帅的一面拍下来,常常拿来看。其实在我心里,你才是最帅的,不可取代。但听你这般说,我很乐,我发个表情给你,意思是:亲亲。马上你发个表情过来,意思是:过来。

  跟你在MSN上聊到这般暧昧,当然我很高兴。也到了这种地步,我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心里很安静想了想,还是不知道怎么回话给你,我无话可说了。最后我认真说,记着。

  大一将结束,大家都很忙,我也很忙。我乒乓球协会又要出席外校打比赛,而下星期又要举办一个“警院杯”比赛,宣传,名单,对阵表,裁判……

  我宿舍又在跳那雷人舞,练舞的时间需要很多。学院的汇操、加训,活动如其而来,大堆的节目蜂拥而至。

  很久没那么忙过了,感觉生活好塌实啊,没之前那么颓废,那么无聊。我还是喜欢充实忙碌的生活,我怕一有空,我就会想我的爱情,我的寂寞。我是真怕那么老了还没有爱情的生活。可悲啊。

  白驹过隙的时间,快。可我回头看了看,想了想,快快过往的时间里头我都在干点什么呢?我只能很无辜告诉自己,我不知道我都在干点什么。

  星期六那天早上,带上我的几个干事去广东交通学院报名参加乒乓球比赛。坐车、找人、报名、等待、抽签……时间就这般无声流走。

  时间来到中午,你也没给我打电话叫我去你姐那吃饭。我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你,问你有空不?在忙什么?

  你很急,对我说,你今天没空,你要去打针。我说,你怎么了?你含糊说不清。很快你就挂了我的电话。我不知道我还能说点什么?也不知道下午干点什么了?本来期望得美美,能去你那,可以看看你——我喜欢的人,我暗恋快一年的人。

星期天早上,接到你小马的电话,你说你要过来看我。

  我很平静说好,还说了怎样坐车来我学校。你没来过我这地方,我说的语言那么空白,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很快速找到我的学校,见到我——你的同桌。

  一个多小时后,你给我打电话,你说你到了。我是个慢性子,我还在宿舍没换好衣服准备出门,我说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出去。

  一年没见,你还是没怎么变化。你在车站呆呆望着远方,对陌生环境有点害怕得无措。

  在陌生的环境等待一个人,也不只那个人什么时候出来,也不知道他在那个方向出来,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暑假那时,我去找你,跟你这次来找我的情况差不多吧?迷茫在等待一种信任的空洞。

  你穿黑色上衣,中短休闲裤,白色帆布鞋。你又壮了,变白了一些。可看到你,我并没有像高三那一年一样有很强烈的激动。看来,在时间的催磨之下,我对你的喜欢淡稀了很多。

  带你走走步行街,逛逛华润万家,没买什么,你只买一件白色背心。我说我买来送给你,你不肯让我给你买,你老是那么客气。

  我说我口渴,来到优美乐。我买了二个苹果派给你,我知道你很喜欢吃派,特别是香芋派。不知道你是不是不好意思,你只吃了一个。看来你还是真的比以前谦虚了。

  带你参观我学院,但我学院到处都是正在维修中,也没什么地方好走,好去的。

  中午很晒,我和你就坐在我课室聊天。而我班的一些班干正在布置课室,因为今晚要开个主题班会。

  你喜欢诉说,你喜欢讲你的生活故事给我听。你说你宿舍有个男的,老是爱吹水,说自己多有钱,但平时又不见得有多有钱,你很不喜欢他。

  你又说他中午老吵到你睡觉,而他放的音乐很古典,他一首歌还可以听到一个月而不生腻。你叫他下载一些外国音乐来听,他说你假装扮有品味。而你不顺心,你前二天买个小音响,你说,中午你的音乐声一定要盖住他的。

  你说,你篮球鞋坏了,所以穿他的去打了三次球,但你礼貌请他吃餐饭,四十多。但以后他也没借过鞋你穿,那男的说,怕你穿坏他的篮球鞋。

  你说他是你宿舍最先买电脑的人,但他从不肯给你们玩过,怕你们弄坏他的电脑。你又说他从不搞卫生,很邋遢。你受不了,刷厕所,扫地每次都是你干。你说你学校美女很多,那些女生很性感。你说你学校还很多帅哥,很清秀。你说你学校的女生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都穿得很少。你用怀疑带肯定的语气对我说,冬天她们穿那么少,不冷吗?你说你电子系的,就几个女生而已,而你班一个女生也没有,有的尽是寂寞的饿狼。你说你学校篮球场地很少,平时没场地可以打篮球,还有你宿舍的男人们没有一个肯跟你去打篮球的,你比高三少打了很多……

  下午四点,我说,我带你去打篮球。你穿上我的淡黄29号篮球衣、淡蓝的篮球裤、黑色篮球鞋,很性感,很壮实。

  你发现我宿舍有一条40公斤的臂力嚣,你 一口气掰了30个,你说高三常
练时,你能掰70个,我今天才知道他小马原来是个肌肉男。

  四点钟,篮球场上,太阳很猛烈,你说你定会变成黑人。我说,我也很黑啊!你比我白多了。

  因为昨天的雷雨,今天球场有一小块一小块的小水滩。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殷勤,到出找扫帚,可找不到扫帚,我就折了带满叶子的枝干扫水去。为你服务,我甘愿。

  我知道你不喜欢跟我打篮球,我跟你的对比是:我是菜鸟,你是雄鹰,水平有天与地之遥。高三我常对他说,你是全校第一(篮球高手)。

  我跟你打球时,你老夸我上篮完美。其实我知道我自己到底有多美,我都不喜欢打篮球,我是真知道我的水平。

  我知道你很想跟别人打比球,而我就叫旁边在打的人一起打比球。我说,我去买水,你们先打。我是不喜欢和高手过招,跟他们打篮球我太没水平了,我怎么可以那么低调做小丑。买水回来你说我怎买小瓶的农夫山泉?你一饮而尽,尔后我又去提了二大瓶的冰冻怡宝,为你来回跑,我甘心。

  我就坐在旁边,看你和我学院的直属大队的人在打比球。这直属大队都是公务员,在我学院进修,当兵出身,他们毕业后全是警察。

  当然直属大队的人高马大,打得很出色,但你还是技高一筹。光荣啊,小马!

  你完美上篮进球后,你跑来对我很谦虚笑一笑,我也很礼貌跟你憨笑。你被别人盖帽后或投不进时,你则吐吐舌尖,对我无奈一笑,我还是憨笑。球场上,你很潇洒。

  最后,直属大队的人因有事先走,打比球结束。你无奈目视着我说:感觉不错。你说在我学校打球的感觉真的很爽。时间才到五点多,你兴致未尽。

  我走到正在打球的小强师兄哪,叫他们一起打。他们很免强走过来,像是极不情愿。

  他们当中有个是学生会生活部的师兄,他先对我笑笑,用手拍拍我肩。我记得,刚来这所谓的警校时,我们就像羔羊一样被他们学生会的人欺负。更记得有一次,我忘了拔我手机充电器,就是被他抓到,被他罚了我写800字检讨书。

我发现这师兄是个清秀帅哥,身材、脸形、声音、眼睛,都是清秀为一主色,打篮球也很厉害。

  六点多,天有点灰蒙。师兄说得走了,晚上要集队,而我有幸,今晚搞主题班会,我班申请不用集队。

  只见祯波衣服上沾染些腥红的血小块。我关心问候,怎么了?小马他让我看看他的手掌,磨破了皮肉。当然一直在看的我是知道怎么回事,小马你跑得太快了,重心不稳,有要倒之势,你用你的友手撑地,被沙石磨破的吧?

  傍晚有点静,我喜欢这种安静详和的环境。我和你小马并肩走过校道。你说,在我学校打球太过瘾了,以后常来。我笑着对他说,好。

  我真希望你有空就过来打球,我陪陪你,我看看你,我就感觉到我很幸福。

  回到宿舍,舍友已整理好内务,准备到课室开主题班会。我跟学习委员说,我可能迟点才去。

  我对小马说,我们去吃饭吧!先喝糖水再吃饭。而你说,衣服太脏,不好去吃饭。我说没关系,大家都这样,又没人认识你,怕什么。但你还是在你书包找一件干净的衣服来换。

  今天太热,出很多汗。我要了二碗冰冻绿豆糖水,冻入心的沁爽,有说不出的美。

  你说,你学校食堂饭菜很贵,一个青菜也卖一块五毛,而我学校一个青菜才六毛钱。你说你宿舍的人叫你做死肥仔。有一段时间,中午你不吃饭,权当是减肥,但你一点也没瘦到。我说,这样不好。其实你也不是很肥,178厘米、150斤。

  喝完糖水,我跟你去打饭,我帮你打了饭,而我去吃面。你说,在你学校吃饭感觉太好了,很干净,很宽敞。还有那么多穿警服的男女。我说,都是些假警察。

  我想不到你食量是那么大,我足给你打了三两饭,三个菜,你是吃很干干净净。平时我就吃二两饭,二个菜。你说,很久没吃过这么饱。我说,要不要再给你打个大饼?很好吃的。你说不用了,很饱。

  用完饭后,七点多,回到宿舍,舍友都去课室参加主题班会。我对小马说,你回校还会不会有车啊?你说有,先洗澡再回校,问我毛巾在哪?我拿我毛巾,洗发水,沐浴液给你。你笑着对我说:洗澡可不可以大声唱歌?我说,千万不要大声唱歌啊!学院生活部的人来纠,那我就惨了,要被大队长狠狠批评,还要在全法律系的人面前读检讨书。当然,我不是耸言吓你,在晚上七点多,是不允许在宿舍逗留。

  你安静洗你的澡,而我就静静坐在4号床上。看着你光着膀子走出来,你的确胖了许多,腰围支出一圈肥肉。你也笑笑看看我,对我说,太肥了,都有肚腩了。我说,你的确是肥了许多。我也肥了,都140斤了,我也有点小肚腩,可怜啊,可怜啊!

  我想不到你竟是这般爱臭美,你的书包还带有洗面奶、发胶、润肤霜。你对我说,你宿舍的大镜子呢?我说,我宿舍没大镜子,小镜子还是有的。你又说,你宿舍的吹风筒呢? 我说,我宿舍没有。我学院不准用别的违规用电器。

  然后我说了上学期一个让人惊叹的故事给他听。大二有个师兄,因为违规被中队长捉住了,中队长叫他抄《警察学生手册》192条,抄一万遍。这条条款有一百多个字,那个师兄以每条二毛钱的报酬叫各个宿舍去抄。而我宿舍抄了几百条充宿费。

  你说,你学校真变态,那中队长是谁?他怎么这样?我说,我学校是这样的,所谓的警校,你绝对服从听话就是了。

  八点,宿舍关灯。小马,你说,你袜子打球已湿,问我有没有袜子。我找了一双我穿过半会的紫色袜子给他。今年我买了10对袜子,冬天那时老鼠叼过几双的单只去当被子,留下很多不同单只的。我的袜子常跟别人搅乱,不是我穿错舍友的,就是他穿错我的,我们已经分不清谁是谁袜子。我的袜子有点臭,我对小马说,因为有时我不洗又穿。

  灯关了,夜有点昏暗,我呆呆看着你,想着,之前我们聊天记着的亲亲还要吗?

  你说,你宿舍真多蚊子。我说,是的,很多。

  我知道你将要走了,我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是不舍得你走吧?心情低落,不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