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成功生命的诞生犹如一张白纸,空空的。白纸总有被写满画满填满的时候,这是一个逐渐丰富的过程。这个生命快要告别尘嚣时,她是一个最绚丽的灵魂,尽管过程是绝望、心碎的痛苦,事物都具有一般性和特殊性,生命也如此,具有传统意识按部就班的生命属于一般性,冲破了这个一般性的禁锢,就是非一般性了。

男男同性恋故事 成都往事-上海同志交友_上海同志会所_Gules同志网

成功生命的诞生犹如一张白纸,空空的。白纸总有被写满画满填满的时候,这是一个逐渐丰富的过程。这个生命快要告别尘嚣时,她是一个最绚丽的灵魂,尽管过程是绝望、心碎的痛苦,事物都具有一般性和特殊性,生命也如此,具有传统意识按部就班的生命属于一般性,冲破了这个一般性的禁锢,就是非一般性了。

  天陨属于后者……

  天陨喜欢上了坐在后排的一个同学,黝黑结实的小男孩,他叫帆。天陨或许就是这个时候改变了,成了一个具有特殊性的生命。

  有人问你,你喜欢我什么你将如何回答不知道

  真正爱情来临时,总是找不到答案的。

  天陨明白,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压根不可能走在一起的人,却欲罢不能,每天沐浴在自己给自己制造的幻想幸福中。他陷下去了,掉进了这个泥潭。在天陨生活的这个小城镇,封闭,固执,这样的爱只会是一种痛苦,一种折磨。

  帆是山里来学校的寄读生,只有学校放长假的时候才能回一次。而天陨就是这个城市的人,每天都能回到家里,周末时,天陨也会常常带帆到家里玩。父母对自己的同学很友善,常常给帆做好吃的东西,也常常帮帆洗换下来的衣物。帆也感激天陨的父母,两个人在生活学习中,感情也逐渐升华了。

  高中生活是沉闷繁重的,同学们都在为了大学的校门而努力着,天陨成天在计划怎么才能让帆能轻松面对每天的学习生活,他明白,这个可爱的男孩,最终是不会属于自己的,能留给自己的只有对现在的回忆了,因次,天陨只想着在这不太长的时间里,两个人尽量能多在一起,就两个人,多为他做点事。

  周末的晚上,帆照样去了天陨家,这天是天陨

高考结束了,曲终人散,天陨第一次感觉到了生命的无奈。那年,班上五十六个同学,只有两个同学没有接到大学的通知书。大家和班主任都在无眠无休的享受着成功的喜悦时,天陨独自一个人用酒精麻醉,他知道,帆就快要离开自己了。这是谁都没办法改变的。这样的心痛,没有经历过的人怎会明白

  九月的成都风高气爽,天陨一个人背着行李,站在电子科大的校门前,面对着这所庄严的学校,天陨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切都是平平淡淡的发生了,在这里,没有一个朋友甚至是没有一个熟人。天陨每天靠着酒精,香烟,报纸度过。大学是丰富的,可这样的丰富,不是天陨的。能够安慰自己的,就是把记忆中的花絮,变成浪漫的甜蜜,慰藉着一个孤独的心,或许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怪人,那么,今生今世,惟有孤独终老。陌生的城市里,唯一收容的,只有自己的影子。能够找到快乐的,只有与帆的往来的书信。

  踏出大学校门那年,天陨的生命从此改变了。帆也在这一年里,和高中的一个女孩结婚了.

  这一年里,天陨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不止自己是一个怪人,这样的怪人随处可以看到,成都把这样的人叫作飘飘。

  天陨人缘很好,一到这个圈子,就结识圈内不少的人。刚出学校的男孩,还是个天真单纯的少年。对待迷惑的现实,又能有多少的自制力?此时的天陨就如休眠几个世纪的火山突然爆发了,一发不可收拾。各种飘飘活动聚集的场所,都会有天陨的存在。他根本没有想过,也不会想到这样堕落的快乐能延续到什么时候,今朝有酒今朝一定会醉,哪还去想明日的愁。

  人都是在困苦中长大,天陨没有经历过,又怎能是成熟的,对世物是过分好奇的,对世人是盲目信任的。生活总是充满阳光的,总是美好的,幼稚得可以!傻得可以!!!

  带天陨进入这个圈子的人叫新,长相酷似王力宏。相识不久的一个晚上,新把天陨带回了他的家。对于这个圈子充满好奇又还很陌生的天陨来说,不会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跟他们在一起,喝茶,聊天,K歌,是快乐的,是满足的,虽然什么都不懂,甚至有时候他们说的话都听不明白意思。

  粉色的灯光下,新与天陨席地而坐,喝着红酒,聊着天,快乐冲昏了天陨的头,欲火占据了新的头。新在酒尽的时候,一把抱着了天陨,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天陨的心跳加速却没有反抗,头晕乎乎的天陨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很温暖。新的嘴唇在天陨的脸上不断的移动,痒痒的,天陨没有能力去思想,没有能力去抗拒,只有一个劲的在问自己,这样也可以吗?为什么抱着自己的不是帆?新温热而又湿润的双唇从天陨的脸滑落到了胸口,此时的天陨完完全全的被新俘虏了,最后一点可怜的思维被彻底击败了。只觉得新的舌头有一种魔力,很可怕,却又是那样令人兴奋不已。到最后,自己最隐私的地方被新弄得直挺挺的,新也拉开了知道的裤链,掏出了男人特有的欲望……

  这是天陨的第一次,流了很多血。正如新所言,天陨会被圈内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就在这一次,天陨也明白了,什么叫甲方,什么叫乙方,什么是一号,什么是零号。

  90年代的成都,圈子里都有喜欢新人的习惯,尤其是刚从学校出来的,圈内人都认为这样的人是最单纯,最干净的人。而天陨那张阳光纯真的脸,正是大家久违的期待。天陨出名了,每天找他的人越来越多,。这是天陨最疯狂最糜烂的时期。对于各种各样的人的邀请,都是来之不拒,在天陨看来,自己的出名是理所当然的,和同类人在一起,不必去遮掩什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这样的发泄令人很快乐很满足。虽然天陨一直想找到一个自己爱,也爱自己的人,但是在这个圈子,长久的感情几乎是零,在自己身边的人群中,没有几个是和天陨想的一样,飘飘没有自己固定的感情,绝大部分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正当天陨在这个圈子乐不思蜀的时候,新突然人间蒸发了,圈内人说法不一,直到现在,这个人的去向天陨还是一无所知。新的消失在天陨心里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虽然新拿走了天陨的第一次,在这样的圈子里,又会有多少个第一次出现,天陨也不例外,只要是看上去长相还不丑的人,天陨都有可能跟他们foronenight!

  谁都不知道这样的感情会维持到什么时候,每次的发泄过后,带来的是更加的空虚,苍凉,谁都想找到一个人让自己去爱,也被爱着。

可又都怕自己受到伤害而小心的保护着自己。生活越来越失落,越来越混乱,个个都只愿谈性,不愿再去谈爱,更有甚者把这个当成了筹码,成为赚钱的手段,谁都明白,这是颓废,这是肮脏,可谁也没有办法去改变。天陨也一样,没有这样的能力,一个弱势群体只能跟随主流,每晚的夜生活,迷幻的灯光,刺心的烈酒,呛人的香烟,还有赤裸裸的性关系……

  同样的工作做久了让人疲倦,同样的生活长了让人压抑。天陨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于是 换了电话,换了工作,开始了新的生活,每天的忙碌让他觉得很充实,和自己交往的飘飘也只剩了几个关系特别要好的朋友。有着充实的工作,生活,天陨不再去胡思乱想。把所
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因为,不久在工作中就有了出色的成绩。

  这段时期的天陨已不再是刚出学校的懵懂少年了,对于性爱是乎有了新的理解,赤裸裸的性让人的肉体得到了满足,却更加深了精神上的空虚,这样的生活消灭了人的意志,让人一步步的堕落,一点点的颓废。一个人的性是建立在爱的基础上,一个人连爱都没有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静静的等待吧,总会有自己喜欢的人出现,天陨不断的这样告戒自己。

  天陨生活是有方向的,坚信自己的生活是会越来越好的,他是乐观自信的,甚至自信到自负,当他生命中的第二个男孩出现后,彻底改变了天陨对圈子的认识。

  他叫柳风,最开始认识他是通过一个朋友。在认识柳风之前,天陨知道他虽是圈内人,却有一个女朋友,而且正打算结婚。认识柳风是天陨打算离开成都的日子。那个时候天陨辞了工作准备去外地生活,在临走的几天里,没什么事情做,就每天在柳风家里打牌。几次的交往中,天陨知道了柳风是川大毕业的,老家和自己是同一个地方。还有就是有一个女朋友,正打算结婚,其他的也就不知道。而柳风也不知道再过几天,天陨就不再属于这座城市了。

  感情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滋生成长,几天短短的相处,天陨对柳风产生了好感。他明白,这是不肯可能的事。柳风正在准备自己的婚事。在临走的前一天下午,天陨有一个人去了柳风家打牌。傍晚回家时,天陨向在场的朋友道了别,表明了自己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去另外的地方生活了。也是在这一天,天陨的生活里就多了一个人。

  从柳风家里出来,天陨还是象往常一样,沿着一环路慢慢的朝自己的住处走去。灰暗的天空,灰暗的城市,灰暗的心情,灰暗的一切一切,多少年的忙碌,到走时,还是空空荡荡,想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

  “干吗呢?心情不好?”原来柳风也跟了出来,什么时候在自己的背后都不知道。天陨内心是忧郁的,性格却是个要强的人,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没什么呀!只是想到自己明天就要离开了,心里有点不舍得。”“既然不舍得,那就不要走吧!反正这里有这么多朋友,我们都很喜欢你这个朋友”“呵呵……是吗?谢谢,不过我早已决定了,以后有机会我回来看你们”“既然你坚持要走,那今晚我们约上朋友到酒吧坐坐吧,算是为你饯行,你可一定要来哦!我们都不希望你离开,你明白吗?”说完,柳风上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上车时,还回头补充了一句“晚上等我电话”

  天陨按照柳风说的地址,到了川大旁边的一个小酒馆。这一段酒吧很多,主要是针对川大的学生,因此,消费也不是很高。

  酒吧里播放着纳京高的爵士乐。可并非来了很多朋友,只有柳风一个人坐在酒吧的角落里。后来才知道,这次所谓的饯行是柳风特意安排的。

  “就我们两人吗?”天陨坐下来很奇怪的问,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在工作上,天陨心思很细腻,在感情,却向来都是大大咧咧的一个人,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柳风此时的眼神,“哎~~~平时都是称兄道弟,关键时刻就不知溜到哪儿去了,还是你好,还知道给我饯行,哥们,来来来,干拉!”天陨举起酒杯,示意柳风喝酒。酒杯相碰的时候,四目也碰到了一起,柳风眼神里透露出天陨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目光。一种不愿舍去,一种怜爱,一种恳求,一种我值得你留下,一种我敢保证。天陨心慌了,同时也多了一份喜悦,漂泊这些年,这是第一次得到与别人不一样的目光。可这种喜悦只是瞬间,自己将在几个小时后就要离开了,而柳风也正在为自己的婚事做作准备

  “对了,你们的新房打算怎么装修啊?”天陨打破了沉默,柳风点了一支烟,反问天陨,“你将来的新房怎么装呢?”“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新房”天陨静静的回答。在中学时,天陨就明白自己与别的同学不一样。而现在,天陨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不只自己一个人是GAY,他不会为了世俗去改变什么,那样会活得很累很累,天陨不愿去害人害己,不想对不起将来受骗的那个女孩,更不想对不起自己,哪怕自己是孤独终老。“孤独就孤独吧,我早已习惯,早已喜欢上了孤独”天陨不自觉的冒出了这句话。柳风快速的伸出双手,握住了天陨“不会的,你不会孤独,我陪着你,我不允许你孤独”柳风投过来的目光是诚恳的,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天陨着实的吓了一跳,杯中的酒洒了一身,这几年在圈内混了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是想要安心找一个人平平淡淡的过日子。象柳风这样的告白天陨虽然一直很渴望,很渴望……

  对着洗手间的镜子,天陨的头乱着一团,离开的机票在手,他为什么是这个时候出现。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天陨告戒自己,不要去破坏了一个陌生女孩的幸福。而柳风大学毕业到现在,也没有上过班,平时的生活都是那个女孩在帮助他,虽然她知道他是GAY,可她就是爱他,爱的很深,爱得死去活来,这样一个女孩,天陨没有理由去伤害她。柳风这些年,不知道为自己,为自己爱的人去打拼,每天就只知道坐在电脑前玩游戏,这样的人生态度和天陨是相违背的。

  “不能让他发生,不能,不能……、”可是,这样诚恳告白,自己又怎么舍得去拒绝呢,真感情难找,在这个圈子,真感情就更难找了,几乎绝迹的东西却在不合适的时间里出现了,“我该怎么做”天陨死死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让他给自己一个答案。

  “很晚了,我明天不能睡得太久,不然就错过了飞机”“我不让你走”柳风很急的样子,几乎是乞求的语气,乞求的眼神。“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不迟,只要你答应了,以后我们四分之三的生命都系在一起了。天陨,我是很渴望很渴望你留下来,做我的BF,做我这一辈子的BF,我不会说话,我没有更好的言语挽留你,我只有发自内心的三个字:我爱你”天陨想哭,但是没落泪。天陨没再说话,提起包,大步的迈出了酒吧,他想逃避这场对话,身后纳京高的音乐仍然响着。柳风跟了出来,张开双手挡住了天陨的去路,“天陨,请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天陨心里在想,可是怎么也想不到拒绝的词,脑子一片空白,“她怎么办?她可是爱了你8年了,作为一个女孩,她能接受你是个GAY,你还要怎样?婚期也定了,新房也买了,你要她怎样向家人交代,怎样向朋友交代?”天陨想自己可能这次是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