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来芜湖同志的人,都是想得到些感官刺激或者打发黑夜寂寞的,我也不例外。

其实,今晚,看看岛国片,撸一发,也便睡下了。无奈,突然想起了

本人,年已而立。早已过了感怀生活的年纪。即使偶尔吐出的几句话,也满是炉灰渣滓的陈腐气。生活的艰辛,尤其作为同志,每日里身份不同的转换,实在是让人疲惫不堪。

一个人,漂在芜湖。其实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非是要努力混出个样来,便作为一名大龄男青年,加入了gay的行列。

每当夜晚,华灯初上,看着一间间的房子,在想,哪个是我的家。

孤单,便如潮水,将我淹没。

很想有个家-上海同志_上海gules同志_上海同志聊天室

其实,我是个懦夫。我没办法出柜,我害怕眼泪,害怕伤害,害怕是非,害怕流言,害怕一切因同志身份给我带来的不必要的麻烦。于是我选择了形婚

我记得结婚前的那天凌晨1点半,我父亲还拖着苍老的身躯帮我贴喜字,我突然意识到,天亮之后,我会和他们分开,进入另外一个所谓的家庭。

果不其然,自从形婚后,父母的那个家,我再也无法回去。

我再没法理直气壮的在家里长住,否则,爸妈会问我,是不是家庭闹矛盾了,我再没办法向他们诉说什么,否则,爸妈会问我,是不是又不开心了。。。。。

慢慢地,我跟父母的话少了,不是不想说,只是拿起电话来,可说、能说的话太少。然而,我又是满肚子想表达的情感。

久而久之,我便习惯孤独了,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如今,我在芜湖也算衣食无忧了,然而,每天都更期待能有个家。有温暖的灯,有温暖的饭,还有温暖的期待。

但我不知道,这些,家的感觉,是否能由一个受带给我呢?

最后,估计这种东西写完也不会有人看,只当是我半夜的一段梦话吧。希望,某天,当我真正拥有幸福的时候,再看这些文字时,不会觉得无聊,和扭捏作态吧。

生活还要继续,希望某天,我能遇到一个给我家的那个受受,我会毫不犹豫,倾其所有的爱他。

作为同志,很想能有个真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