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作者:高晨   2014年春节,我从长春回黑龙江老家过年,他从长春回河北老家过年。

 

同志故事:我们的第四个年头

 作者:高晨 

  2014年春节,我从长春回黑龙江老过年,他从长春回河北老家过年。

  四年前的2009年12月22日,我和他的一次偶遇,改变了我们各自的生活轨迹。

  那一年,我是一个流浪异乡的无业混混,我32。他是满怀雄心壮志的莘莘学子,研究生一年,他22。

  学历的差距,年纪的差距,生活圈子的差距,在我看来是一次捡了便宜的419,或是4N9。但上天偏偏是垂怜于我,我越是觉得不可能,去拒绝他,他越是鬼使神差地追求我。

  我没钱,没工作,没钱租房子,他就让我搬到他的宿舍住,硬是在他们宿舍住了一年多,那个挂着蚊帐的二层单人铺,留下了我们多少欢乐的时光,那两个“室友”还是比较给面子的,时至今日,仍心存感激,向你们致敬!

  后来,他找了份兼职,一个月1200的工资。我们搬出了单人床,开始了合租生活,虽然隔音效果也不是很好,卫生间也是很脏乱,但终究是改善了许多,可以小声地说笑和讲话了。

  他的家庭条件非常地不好,再加上认识了我。他依依不舍地退掉了硕博连读,只为了尽早地赚钱。后来,他也因此哭过很多次,读博,留学,已经注定成为了梦中的泪水和幻想!

  这两年,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他一次也没有抱怨过,他说他有能力负担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只要我一心一意地和他好,他会计划我们的未来,他会创造我们两个人的幸福。

  很快面临毕业找工作了,为了我,他选择了东北!

  那天晚上,他们同学毕业聚会,他喝了不少酒,推门回到我们的出租屋,他满脸通红一身酒气地抱着我就又是亲,又是笑,过了一会就哇地一声哭了,我问怎么了。

  聚会上,他最要好的一个同学对他说:其实你们的事,在同学之间当时早就沸沸扬扬了,其实你和他的事,在国内不太现实,如果有可能,出国是条出路。

  我非常体会他那刻的心情,五味杂陈,难以言清。

  过了一会,他又笑了:其实我那么爱你,我不在乎他们说什么,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只要我们在一起!

  2012年,我们来到了长春,虽然他对自己的工作不太满意,但收入也过得去,我也找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日子平静,安然。

  我们俩没有朋友,大部分时间都宅着,他平时读书,准备考些资格证,我休息时就上网打游戏。我们很少出去逛街吃饭,最主要是为了省钱,想尽快存个首付能供个房子。

  那天看同志资讯,看到阿强写的同志最怕过年的被逼婚的文章,深有触动。

  是啊,和父母通电话就是催对象,催婚,我是不准备再找了,但他还是小,又是农村的,而且是在国企工作。结婚已经严峻到刻不容缓的地步。想找个形婚吧,长春这地方的拉拉条件又是很高,婚房、工作、车子、票子,把个形婚搞得像真的一样,大部分的口径都是为了家里的面子!

  看来,面子真的很重要!

  面子真的对于国人、家庭就这么重要吗?

  今年春节,和亲戚吃完聚会后,我和表弟觉得无聊又找个地方坐着喝几杯。

  表弟因为找对象的事情和他爸搞的非常不高兴,他问到我的感情问题,我说其实我一直都有对象,只是不能往家里带,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性别的原因。

  表弟笑了笑,哦,这样啊,你们要是真心的,我给个赞!他说理解,没多大点的事!

  我想我最终会彻底出柜的!你们再给我点压力吧,让我在最终的压迫下爆发!

  天空飘过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我只愿我们的爱情更长久!

  今年我的本命年,我36了,他属兔,27!

  这是我们的第四个春节,我们什么时侯能在一起过个团圆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