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男友花两万买了我 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就像梦一般。但它却是那么清晰,清晰到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它的存在。那时我刚毕业,准备找工作……

男友花两万买了我

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就像梦一般。但它却是那么清晰,清晰到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它的存在。那时我刚毕业,准备找工作……

第一次见到炎是在公司招聘客服部经理的评委席上,我带着那份出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去应聘,短短半个小时的面谈,像过了半个世纪。本来认为自己不会紧张,但到现在还是忘记了他们的提问,忘记了自己的回答,只记得评委席上每个领导个个表情严素,只有他始终在歪着头微笑。

一个星期后,我听到了一个似曾耳熟的声音“薛先生,恭喜你成为我公司客服部经理,下星期一你可以来公司人事部报到”拿着电话。

良久,我才反映过来,兴奋的问了一句:“真的是我吗?”

“是你,相信我们会合作愉快的!”

放下电话,我以最快的速度拨打男朋友电话。声音提高八度:"我应聘上了,他们给我来电话了!“

“是吗?我就知道你一定行!”

“今天我请你去吃海鲜!”是的,从大二年开始我和男朋友在网络中相识,我们已经熟悉了对方的每个动作,每个眼神。他比我早工作五年,大学毕业后他没有选择留在上海的父母身边,只身来到了北京寻找他的故事,也许是谁都看过"北京故事"这个同志经典吧。他的同志朋友很多,因为他的出色,不管是在网络中,还是在GAY吧里,他的身边不停地有同志围绕,不停的接到同志朋友邀请他参加各种活动的要求。但是他始终都没离开我,我也从一开始的小吵小闹到后来的慢慢适应,总是在跟着他的变化而变化。但我却始终和这种朋友持距离,我曾经认为没有一个人能代替他在我心中的位置!

风风雨雨,酸甜苦辣,本来我和鹏在一起生活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我万万没想到,我的人生竟然从此开始发生了那么大的转变。

去公司的第一天,一个女同事就告诉我,这个很帅的炎是个同性恋,因为这个原因被上海总公司下放到了北京分公司。现在的领导因为他的工作能力很强也在乎他的个人问题。电梯碰到炎,我主动地说了一声:

“你好。”

他还是微笑的看着我:

“你好!恭喜你!我是市场营销部李炎。”

“我知道!公司里最年轻的领导!”

“不,第一,我不是领导,我也是个打工的;第二,就算是领导,从今以后我不是最年轻的,而是你!”

我微笑,心里暗喜,对呀!从今天开始,我也是公司的一员了。出电梯时他说:“我在酒吧见过你。”

我一下不知所措,让我怎么想也想不起什么时候曾经见过他。

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三十五岁的年轻化团体里,每个人都是那么精力充沛,刚开始工作的我,不免有些心里压力,但总是在晚上下班见到男朋友鹏的时候,变的很轻松。我们闲谈的时候,会谈起他的大学生活,谈起他在大学时期第一个喜欢的男生。

三个月以后的那天早上,我刚到办公室,办公室的电话响起,“小薛,我是李炎,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今晚赏个脸一起吃饭好吗?”

这段时间只是努力的工作,竟然忘了自己的生日。

“谢谢”可是?不好意思,我今晚还有别的事情!“

“没关系,改天好了,只要你开心就好!”放下电话,我长嘘一口气,隐隐地,我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顾不了那么多了,也许是有点自作多情了,可是,我自已忘了,难道鹏也忘了,怎么先前他一直没有提起过?我想,如果晚上我去的时候,他确实忘了,我就会假装很生气,实际上,像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很在意的,毕竟大都有自己的事情在忙。

中午去餐厅吃饭的时候,李炎送我了一个生日礼物,一块手表,公司里的同事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似乎还在偷偷地议论什么,让我不知道是收下还是要还给他……

临近晚上下班的时候,省公司召开电话会议,要求各部门加班完成一笔单子,心里虽然有些不平,但在各别谈话时嘴上还是说着没问题,一直到晚上十点下班男朋友始终没有打来电话,我想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打开了房门,没有人,再推开卧室的门,突然的,我的大脑“嗡”地一声,顿时一片空白,床头昏暗的灯光照出了躺在床上的两个男人,“哐”地一声,我像逃命似地逃出了那座楼房,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鹏!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在心底不停地问着这样一个问题,那一刻,我是希望他追出来的,给我一个解释,但是直到我无处可去来到同学的住处,他也没有追来,我一遍一遍地在手机上编写短信骂他没良心,说我会恨他一辈子,但是又被我一遍一遍地删掉,因为那样会显得我太脆弱。

我趴在床上,看着手机里那张在海上照的照片,那时我竟然感觉那么幸福。我始终在盯着手机,我想等他打电话来,狠狠地骂他一顿,然后再等他来求我,可是一晚上,我也没等来一个电话,一夜之间像做了一个噩梦,我想不通,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告诉同学家里出了大事,心里难受,好想找个人陪陪我。同学也一夜没睡好,他真当是我家里出了什么大事,看到我那么伤心,他又不敢多问,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我。

第二天早上,我强打起精神去上班,上班前,我在镜子前练习着微笑,可是,镜子里的那张脸是憔悴地,眼睛是肿的,那笑也是皮笑肉不笑,上电梯前,我想我要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办公室,可是,人倒霉的时候,就连喝凉水也塞牙,在电梯里我又碰到了炎,他看着我的脸,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问号,一改往日微笑的表情,问我:

“你怎么了?眼睛怎么肿成这样?”

我故作轻松地回了一句:“没什么,昨晚我养地小狗死了!”

“噢!天哪!你养的是什么狗?不如明天……”电梯门开了,我加速走了出去没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完。那一天,我不知是怎么过来的,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工作,我无数次地摁着鹏的电话号码,但没有一遍摁上那个OK键。

晚上再回家,他已走了。

三天过去了,鹏一直没有来找我,我假想了很多种情况,是不是那晚是他的朋友躺在那张床上?是不是他生病了?我放下所谓地面子,再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就算真的不爱我了,也要给我一个理由。

等待鹏接电话的时间是漫长的,甚至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电话响了很久,他终于接了,听到他说话时,我那一肚子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宝贝,我对不起你,你忘了我吧!”

“不,我不想听这些,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我们到底怎么了?”

“宝贝,在这个世上,你值得任何一个男人去爱你,只要你将来幸福就好了。”电话那边传来挂断地声音,我再打过去的时候,却被告知已经关机。过了一会儿,门铃突然响了,我当时甚至感到惊喜,我以为是鹏回来了,他肯定是在逗我,心跳又在加快,那时我完全忘记了鹏的背叛,可当我打开门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炎。

“怎么?你好像一点也不欢迎我?”

“噢!没有,有事吗?”

“如果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我是不是可以进去?”尽管我当时认为他来的特别不是时候,但出于礼貌我还是把他请了进来,同时请进来的还有一只宠物狗,“你怎么了来了?”我心不在焉地问。

“那天,你说你的小狗死了,我看出你很伤心,所以想再送你一只,但不知你以前养的是什么犬种,这只吉娃娃我相信你会喜欢的,我养了它快一年了,现在把它送给你吧!”

“这,这怎么好意思!那天,那天,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你这家收拾的真干净,所以,我决定以后我的家交给你收拾!”

“说什么呢?”我甚至用的是生气的语气。

“我想让你做我男朋友!”这话在炎的嘴中说出来像是认真的又像是在开玩笑。

“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我……有男朋友的!”尽管鹏背叛了我,但我并没有想因为那晚的事情就和他分手,毕竟我们在一起两年了。

“我知道你有男朋友!”

“你怎么知道?”

“啊……啊,像你,像你这么出色,又能干的帅哥没有男朋友,除非天下的同志们都瞎了眼!”炎在说这话时是有点吞吞吐吐地,甚至有些不自然“我是认真的!你相信我,不过,我会给你时间考虑地,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噢!对了,不要考虑太多事情,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吧!”炎走了,我的大脑一片混乱,但并没有把他说的话当回事,我还是希望鹏这时能给我打电话,我好告诉他,他要是再对我不好,我就要考虑别人了,但是房子是寂静的,没有一点声响,那只小狗在我的脚边依偎着。

从那以后,李炎从来不过多地问什么,上班时间碰面,他会很客气地打招呼,只有在中午下班或晚上下班时,他才会打来电话,对于这些我都可以置之不理,炎越是这样,我就越想见到鹏。

我开始找他,先是打电话关机,然后我去他的公司,公司里人说他一个月前就辞职了,什么原因没有人知道,一个月的时间,他像空气一样在这个世上蒸发了,我打遍所有可能知道他下落人的电话,没有一个知道他去哪了。他回上海了吗?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司上班的那天早上,炎进来,说:

“薛经理,今天我能请……”

“出去!”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发那么大的火。

“李炎,我告诉你,你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心思了,你真心也好,假意也罢,我都不需要!我这已经够乱的了,拜托你,让我清净一段时间好吗?”从李炎地表情上,我能看出他的无奈,但他什么也没说走了出去。

晚上下班以后公司里变得寂 静,我想也许所有的同事都回家了吧,我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我不想回家,不想回到那个满屋子里都是鹏的影子的家。办公室里一片漆黑,这时突然有人在敲我的门,我感到了一种害怕,一种不详。

“谁?”

“我,小薛!”是李炎的声音。

“已经下班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我想和你谈点私事,关于你,还有你曾经的男朋友!”我顿时在椅子坐直了“你进来吧,门没有锁!”

“你怎么不开灯呀?”炎说着,随手把办公室的灯打开了。

“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私事?什么关于我曾经的男朋友!”

“我怎么和你说呢?你的,你曾经的男朋友找过我!”

“他找你,他找你干什么?你们认识!?”

“不,不认识,我给你听一段录音吧!”炎这时从怀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我的神经开始紧张,我预感到,肯定是鹏有什么消息了。

“薛!我知道我走后你肯定会找我,其实你没有必要这么做!我不值得你再继续找我,忘了我吧!我一向是比较花心的,这你知道!不过你也不错了,我不再爱你了,你的身边又出现了炎,就让他继续爱你吧,你和他一起生活吧,我已爱上了别人……”

“够了!关掉,我不想再听了!”我发怒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我走到炎面前,大声地嚷着:

“假的,全是假的,他为什么会这样的话?为什么?你告诉我?”炎关掉了录音笔,一声不响,任凭我在他面前声斯歇底。我不停地在流着眼泪,我认为我不能接受他这样背叛我的事实。

“李炎,你告诉我,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那么爱我!对不对?对不对?!”我已泣不成声。

“不,他不值得你爱他了,不值得你想他了,你把他忘了吧!他已经把你给卖了,卖给了我!”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他说他需要钱,他听说我很喜欢你,就找到我,说只要我给他两万块钱,他从此就不再见你!”

“胡说!天哪!李炎!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觉得你以这样的理由追求我太卑鄙了吗?”

“小薛,你清醒一点好吗?不管这个理由是不是很合适,我想让你明白的是,你必须忘了他,这样你才能在痛苦中解脱,我是真心爱你的!”

“出去!出去,我不想再听了,你可以走了!”我的伤心顿时变成了怒气。

“小薛,你认为我是在骗你吗?那好,刚才他的录音你已经听了,我这有一张收条你看一下吧,我要向你证明,你必须忘了他。”

收条

今收到现金两万元整,自本人收到现金之日起,我保证不再和艾雪有任何联系。

哈哈哈,我开始大笑,是他的笔迹,我和他两年,一个标点符号我也能认出是他的字,“两万!两万?”我冷笑“在他的心里我就值两万块钱了,你?李炎,花了两万买了我?你不觉得花的太多了吗?你应该再和他讲讲条件的!”李炎猛地抱住我,他的声音开始哽咽

“小薛,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也许,我们都错了,也许我们不应该这样,也许这样会更加伤害你,我错了,我不该听他的,你想哭就哭吧!”炎把我搂地紧紧地,我开始大哭,哭完就开始笑,真荒唐!我曾经竟然爱上了这样一个人,两年啊,同志的两年啊,多不容易,我竟然不了解他!

炎把我送回了家,那晚我躺在我的那张大床上,不停地哭不停地笑!炎说他住在外面的客厅里,叫我早点休息,昏昏沉沉地,我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别的什么,我似乎听到在很近的地方传来炎的哭声。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时,我闻到了一股饭香,走出卧室的时候,炎的腰上系着围裙,像昨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还是那样微笑地说:

“醒了!我们马上就吃饭!”坐在饭桌前,我问他:“你不怕你那两万块钱白花吗?你怎么知道我会答应你!”“答应不答应那是你的自由,只是鹏说你肯定会答应我的。”我再次冷笑!是啊,鹏是那么了解我,我曾经也认为我是那么了解他。

“这样吧,小薛,我代你向公司请三天病假,三天后你必须振作精神,来公司上班,公司里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你处理呢?你是坚强的,你是理智的,对吗?不再去想那些了,让那些过去吧!”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生,我只有嘴角微笑,他总是能给人以自信,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始。

我能感觉到炎对我的用心,他是那么细心的关心我,可我不明白,当鹏提出给他要两万块钱时,他为什么会答应。但是就像鹏对炎说的那样,我会答应他的,也许是认命!也许是放纵!也行是为了抱复!我和炎生活到了一起,他想送我一枚戒指。本来约好一起去买戒指,可炎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实在是有急事得离开两天,等他回来再去买,我问他去哪他也不说。

我当时甚至害怕他这一去就不再回来,可三天后炎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一瞬间的高兴变成了疑问。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的眼睛怎么这样子?”

“没什么,没什么,去买戒指吧!”炎故意不说,我也没有再多问,也许在当时看来他的行为对于我还不是那么重要!

一年以后,在我和炎在一起一周年纪念日的那一天,我问他:

“亲爱的,你今天送我什么礼物?”

“嗯!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啊?这么特别的礼物?”

“是啊!来坐下!”我依偎在他怀里。

“有两个男生特别相爱,他们相差五岁,他们用兄弟相称。就在弟弟大学毕业那一年,也就是他们好不容易可以在一起生活的那一年,哥哥竟然查出了自己得了骨癌。”我猛地坐直了身子,我直直地看着炎,他完全沈浸在回忆里,继续讲着他的故事:

“后来,哥哥想把他的痛苦讲给他深爱的弟弟,但是他怕他跟他一起痛苦,何况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太久了,一想到他离开爱人以后,弟弟可能会很久不能振作,他决定对弟弟隐瞒这个事实,他并不怕死,他害怕的是他死后他的爱人会孤单,会没有人照顾弟弟,他很矛盾,他每天都想很多事情,但每一件事情都和弟弟有关系。一次偶然的机会,哥哥去接弟弟下班,竟然在公司门口碰到了他大学时爱过的一个同学。大学毕业后,哥哥来到了北京,他的同学留在了上海。哥哥没想到自己现在的爱人竟然和学生时代的爱人是同事,他开始要求同学不要把他们认识的事情说给弟弟听,同学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他把他得了癌症的事情告诉了同学,要他一定替他保密,并请求他一定要答应他将来照顾弟弟,同学不想拿自己的爱情开玩笑,他开始接触这个弟弟,渐渐地,他发现,弟弟竟然是那么可爱的一个经理。”炎讲到这的时候,我突然问:

“为什么哥哥坚持不肯告诉弟弟?”

“因为曾经有一次兄弟一起过马路的时候,弟弟没有看到飞奔过来的车子,哥哥急速的挡在了弟弟面前,幸亏车子躲闪及时,兄弟俩并没有受伤,可弟弟却不依不饶地说‘如果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呀’哥哥说‘怎么会呢,别瞎说’弟弟又说‘不行,你发誓,永远不要让我看到你死,如果真的哪天我们有一个人得去死,那一个一定要是我!’哥哥生气了,这么一点的小事竟然总是死呀死的,可弟弟硬是要哥哥发誓,哥哥拿他没办法,说永远也不会让弟弟看到他的离去,就为了这个誓言,他一直隐瞒,如果弟弟看到了哥哥病死在自己面前,他也许永远不会振作。”

炎在讲着,我的眼里开始充满泪水,我似乎明白了一切,“再后,哥哥导演了在弟弟生日那天让他看到他最背叛他的那一幕,其实,哥哥并没有背叛他,他太了解弟弟,他知道弟弟不会原谅他,他狠下心想让弟弟离开他,那晚他没有去追弟弟,可是他整整自己哭了一个晚上。同学不想再帮他这个忙了,不想帮他再隐瞒下去,因为他亲眼看到弟弟上班时候的魂不守舍,哥哥想要跪下求好朋友,帮他这最后一回,为了弟弟将来幸福。没想到弟弟并没有因为那件事情决定放弃,再后来,他开始录音给弟弟,他不能出现在弟弟面前,因为那个时候由于病魔的折磨,哥哥的腿已经站不住了,他告诉同学,他走了,去了另一个诚市,他准备悄悄地离去,他写下了最后一张收条,他告诉同学,如果听了录音弟弟还不相信,你就把这把字条拿出来,然后以最快的时间让弟弟振作起来。”

“弟弟终于在看到那张哥哥提前设计好的字条以后相信了,可是弟弟很痛苦,他认为自己曾经爱错了人,就在那一晚,弟弟的同事感到很后悔,后悔不该答应好朋友精心安排下的这个骗局,他担心弟弟从此消沈下去,但是哥哥是了解弟弟的,哥哥曾经对同学说,弟弟是个表面看起来坚强,内心很柔弱的一个人,但是他决不会因为哥哥的背叛而把自己打倒。弟弟很坚强,三天后当弟弟的微笑展现在同事们面前时,只有哥哥的同学能看出在那微笑的背后,曾经有一颗被他们伤透了的心。”

眼泪再也止不住地往下流,炎开始将我搂地紧紧的,我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来,一年多来,我一直在努力地忘记鹏,因为炎对我太好,我抽泣着问炎:

“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弟弟答应同事时,本来那天他们说好去买戒指,可是哥哥的同学突然接到哥哥病危的消息,同学在电话里大声地问哥哥,要不要见弟弟最后一面,如果他愿意,他可以马上带着弟弟去见他,哥哥用很虚弱地声音告诉同学:”不要!不然我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求你!永远都不要再告诉他事实,永远不要再叫他伤心,好好对他!“

炎讲到这的时候,眼睛里含着眼泪,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趴在他胸前大哭!

“当同学赶到的时候,哥哥已经永远的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