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Q:你和女友为何想结婚? A:我跟Pillar交往时,她有天突然问我,以前女友们都为了想要有家庭而离开她,我是否也想走?我回她:“不然我们结婚!”我们在新竹办婚礼,虽然法律未承认同性婚姻,但亲友都到场祝福,我们感到很幸福。

Q:你和女友为何想结婚?

A:我跟Pillar交往时,她有天突然问我,以前女友们都为了想要有庭而离开她,我是否也想走?我回她:“不然我们结婚!”我们在新竹办婚礼,虽然法律未承认同性婚姻,但亲友都到场祝福,我们感到很幸福。

婚姻是国家应该给予每位公民的基本保障。像Pillar的身体比较差,婚后隔年检查出有严重的甲状腺亢进,必须手术。但我们的不动产与车子全登记在她名下,她担心这些两人一起辛苦累积的积蓄会变成她妈妈的财产。她就必须写好财产共享证明,再分别交给她妈、我妈各1份,还得找律师帮忙检证。但对异性恋来讲,这些步骤完全不用做。

婚姻也是两个家庭串连在一起,大家互相扶持与分享。像我后来经人工受孕怀孕,在台湾待产时,Pillar因工作必须留在大陆,无法陪我,是她爸妈全程照顾我。这就是婚姻带给我们的价值跟意义。

一个抽卵 另一个生

Q:结婚多久,才考虑生小孩?

A:婚前我就想要小孩,只是没有很积极。有阵子Pillar的妈妈突然提到高龄产妇的风险,我们才开始仔细研究。刚开始是希望领养,但我查过相关法条后,发现同性家庭领养比自己生育还困难很多。后来我们决定采人工受孕。

因我有家族遗传病史,在健康考量下,决定用Pillar的卵子做胚胎,再由我怀孕生子;另外就是找精子和人工生殖中心。估算所需费用,我们最后选​​在泰国的人工生殖中心,并选择丹麦精子银行。

Q:捐精没考虑找台湾人吗?

A:当时我有位台湾朋友愿意捐,但为了规避台湾的血缘主义,必须假结婚,等宝宝出生后再办离婚。而且男方还得签署完全放弃孩子扶养权,我们才能安心。我不希望我们的婚姻出现复杂关系,又担心欠朋友这种人情实在太大,才决定求助泰国医院帮忙进口精子。我们也没设定要哪个国家的精子银行,只是泰国跟丹麦是邦交国,精子进口的关税比其他国家便宜。捐赠者条件,我就找跟我同血型、健康年轻的人。而为了让两个家庭满意,我怀孕前就先把自己户口寄居在Pillar家,小孩出生后全家人都在同户口里。因我们都姓吴,没有小孩跟谁姓的问题。

家族团结 真诚扶养

Q:孩子如何称呼妳们?

A:被抽卵的叫妈妈,怀胎生的叫妈咪。我们希望孩子能有清楚的性别认知,不要因妈妈较中性就对性别认知混乱。小孩成长过程也不是只有两个妈参与,家族里还有爷爷、叔叔等。

为了小孩,我们在大陆是完全出柜。如果连我们大人都不诚实,小孩也会觉得我有两个妈妈是不好的事。生活里还是会遇到歧视,但比较多是友善的邻居,大家都因我们直接出柜,对我们更真诚。现在Pillar上班,我负责带孩子,跟异性恋家庭没两样。不止是我们,任何家庭都有它的不完美,但我和Pillar相信,只要给小孩足够的爱跟教导,她也跟你家小孩一样长的好。

台湾女同志国外人工受精生子圆梦-上海同志交友_上海同志会所_Gules同志网

即使同志结婚尚未合法,受访者Jovi还是在新竹与情人结婚。

台湾女同志国外人工受精生子圆梦-上海同志交友_上海同志会所_Gules同志网

苗苗出生第二天,两个妈妈一起去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