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Q:家庭对妳有什么影响? A:我爸是中学老师,妈妈是家庭主妇,姐大我4岁,漂亮聪明,功课优异又有音乐天份。家里为了培养姐,大学就让她去美国念音乐,负担学费、生活费很吃紧。爸兼很多课,还当训导主任。大学时,家中财务状况出现问题,爸倒会欠了2、3千万。我们家被搞到破产,卖掉钢琴、拍卖两间房子还不够还,住楼下的外公外婆也被牵连。老人家的棺材本都没了,家族很不谅解。那时我变成刺猬性格,对于可以念研究所、出国留学的人有种酸葡萄心理,像个不讨人喜欢的背后灵。

青年同志与男教授的10年地下情-上海同志_上海gules同志_上海同志聊天室

Q:庭对妳有什么影响?

A:我爸是中学老师,妈妈是家庭主妇,姐大我4岁,漂亮聪明,功课优异又有音乐天份。家里为了培养姐,大学就让她去美国念音乐,负担学费、生活费很吃紧。爸兼很多课,还当训导主任。大学时,家中财务状况出现问题,爸倒会欠了2、3千万。我们家被搞到破产,卖掉钢琴、拍卖两间房子还不够还,住楼下的外公外婆也被牵连。老人家的棺材本都没了,家族很不谅解。那时我变成刺猬性格,对于可以念研究所、出国留学的人有种酸葡萄心理,像个不讨人喜欢的背后灵。

父亲躲债 跑到印尼

记得有天回家,爸不见了。为了躲债,他跑到印尼,我和妈、弟租屋居住,白天尽量避免在家,回家就拉上窗帘。姐在美国,很少跟家里联络。有些债主要回一部分就认了,也有中年女人来按门铃骚扰,不甘心半生私房钱就这样没了,也快精神崩溃。弟当时念高中,有人去学校恐吓,他还必须去捡空瓶做资源回收,才有钱买早餐。

家族责怪我爸,觉得怎么可以抛家弃子,但他在印尼也过得不好。他在华人学校教书谋生,却遇上排华暴动,学校被迫暂时关闭,建议台湾老师回台,他只好上了飞机。回家后,他几乎不出门也没工作,非常抑郁,身体很容易累,眼睛发黄。没多久检查出胆囊癌,住院一星期就过世了。我觉得幸好他没客死异乡,也没折磨太久,只是我没时间好好尽孝道。爸是个憨人,什么都逞强,也不会处理事情。

良师床友 不问私事

Q:在感情上,是不是一直在找父亲的影子?

A:出社会后,我在书店打工,有个常客是香港教授,身形修长适合穿大衣,像兰花般清净优雅,跟我爸一样都喜欢文史哲。

我们开始密会,偶尔一起吃饭,或半夜去他家喝酒,接着聊到天亮。他会训斥我,告诉我学术圈的斗争,那种被长辈喜欢重视的感觉好特别。后来我们有了性关系,虽然他每次都很快结束,但那种安心放松的气氛超越一切。 10几年地下情,我们不过问对方私事,却永远有个位置留给彼此。他像良师益友,又像个理想的父亲,包容我一切任性。但我很怕他突然消失,没人会告诉我,他去哪里,珍惜眼前人是我在这段关系学到的事,宁可坦率也不要遗憾。

我不恨姐姐,我理解她没了家里经济支持,必须自立谋生很辛苦。姐当乐团首席巡演欧洲,嫁给美国人。爸过世时,她和阿兜仔女婿赶回医院见他最后一面,带给爸安慰骄傲。面对死亡我觉得没什么好计较,算是和解。近年,她比较关心家人,年长后面对现实,才更懂得互相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