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反对你跟那个男孩子在一起,可你还是妈的儿子啊。”

包包说,这是他跟他妈出柜以来,听见她说的最感人肺腑的一句话。

他妈在电话里讲出这话时,他正在宿舍啃周黑鸭,哭的稀里哗啦,舍友问,“鸭脖子那么劲爽?把你辣成这个德行了。”

包包是我的万年好基友。

刚出柜那段日子,他妈妈经常打电话骂他。

而且是劈头盖脸不留情面的那种。

我是gay,但我更是父母的儿子-上海同志交友_上海同志会所_Gules同志网

叫他离开他男朋友。

不然下学期的生活费,自己暑假挣去!

我问他,你妈每次打电话,都变了法儿骂你,她不累吗?

包包说,你简直不知道我妈她多烦!

我发个杂酱面到朋友圈,她就骂我胃病才好,又不忌嘴。

我都说我胃病好了,这个月都吃胖了,她又骂我好吃懒做不锻炼。

我说我去健身房好了,一年一千二,给我钱,她又骂我糟蹋父母的血汗钱,自己去操场跑两圈,比什么都强。

她是不是除了骂我,就没有别的事情做了。

我安慰他说:“那也好啊,至少他不提你出柜的事情了。”

包包语气都颤抖了说:“怎么可能不提,每次挂电话之前,她一定要千叮万嘱,离那个男孩子远一点儿!”

有一次,包包爸爸给他打电话,说话比他妈妈更强硬难听。

“你要是还跟那个男生在一起,就永远别踏进我的家门,我没有这样不孝的儿子。”

包包也恼了说:“你放心,我会听你的话,永远不进你的家门。”

她妈妈的声音,很细小地说听筒里传过来,“别跟儿子说那么冲的话。”

包包挂了电话,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那一刻,真的永远不想回那个家了。

没一会儿,妈妈又给他打电话了。

“儿子,暑假你还是要回家,你乡下二舅前两天才跟打我电话,说家里池塘的藕莲蓬还等着你去摘,到时候妈再给你做莲子羹。”

包包说:“我不想离开他,你们别逼我了。到底什么才是孝啊,我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不孝了吗?”

“妈只是想你过普通人的生活,你选了这条路,你知道他多难走吗?”

“再难走,我也走。”

“先不说这些了,妈要去做晚饭了。”

包包说,那是他妈第一次,从他出柜这件事上转移话题。

那段时间,包包经常在微信上跟我哭,眼泪真流不带假的。

我甚至想从广州坐高铁去上海安抚他。

不过想想四百多的高铁票,我还是忍了。

而且,他有男朋友啊,一定比我“安抚”地更好更全面更到位,

我去了,反而多手多脚。

那天我和他视频,他男朋友也在旁边。

包包说:“我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就算我爸不认我,我妈天天骂我,我也不跟他分开。”

我说:”我明白,我相信你。“

五一的时候,包包回了一次家。

他和他爸爸吵架,他爸打了他两巴掌。

他妈妈做了一大桌子菜,包包连房门也没有出。

夜深了,他妈妈把房间门敲开,给他拿了一包烟,

说:“以前在你床头柜里看见了这种烟,刚刚就去帮你买了一包。“

包包叫了一声“妈“,却不知道再说什么。

“妈早就知道你抽烟,枕头上还有烟灰,妈觉得你长大了,也不想说你什么了。”

包包后来跟我说,他以前只觉得抽烟好玩儿,根本不会抽,吸进嘴里就吐了出来。

那天晚上,他学着把烟吸进了肺里,悠长地吐了出来,被呛得泪流满面。

"那我和他在一起的事情,你能不能也不要管了?"包包问他妈.

他妈说:"妈不知道。"

回上海后,包包有次因为淋雨重感冒,住了医院。

他给他妈打电话,要两千块钱。

他爸把手机抢了过去,在电话里骂他,你早都不是我们家的儿子了,还脸皮那么厚找我们要钱。你有本事叫那个臭小子养你啊,给你钱花啊,你看他给不给。

包包说,我不要了不要了,我再也不会找你们要钱了。

他爸反对他和男朋友在一起,之前包包只是觉得爸爸碍于面子,碍于伦常,可是那一天,包包心里有了一点儿恨。

最后,他妈给他打了两千五百块钱,包包给退了回去。

他男朋友东凑西凑,给他凑了两千。

包包说:”这钱是他借的,以后要还。“

他说他再也不回家了,暑假来广州打工,挣学费。

暑假的时候,我说,要不要帮你买高铁票?

他说:“不用了,我要回家了。”

因为他妈打电话跟他说:"妈坚决反对你跟那个男孩子在一起,可你还是妈的儿子啊。"

他听到这话,一边哭,一边把周黑鸭扔了。

心想,妈,我听你话,不吃辣的,把胃养好。

他室友在旁边说:“包包,鸭脖子太辣,你也别扔啊,留给我们吃也好,浪费。”

包包说:“他只是喜欢一个男生而已,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依然被妈妈唠叨,依然可以吃到妈妈做的好吃的菜,依然可以陪妈妈去摘藕莲蓬……依然是他妈妈的儿子。

我说,早知道你就别出柜了,省的有那么多事。

“出柜之后,我还是我妈的宝贝儿子啊,说不定以后告诉她,有更大的打击,早出柜早免疫,我不亏啊。

很多人眼里,出柜失败,意味着天崩地裂。

好像也并非如此。

真正心疼你的人,依然会心疼你。爱你的人,才不舍得跟你断绝关系。

包包现在回家,几乎不和他爸说话了。寒暑假的时候,隔三差五地就往我家跑。

他还说:“他要是我家的孩子就好了。”

我说:“你跟我爸妈那么亲,我早发现了,你才是正统儿子,我是孤儿院领养的。”

过年的时候,包包在朋友圈里发他们一家三口去看电影。

我问他,你爸接受你的事了?

“没有啊。”

“那我看你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他再怎么不接受,我也是他儿子啊”

嗯,也对,你是gay,但更是他们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