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同性恋是可以歧视的,因为歧视是发生在道德高下分别很明显的两类人群之间的。通俗点说就是道德高尚的人有资格歧视道德低下的人。比如素食主义者,禁欲主义者,无性恋者,出家的高僧大德等。因为这些人克服了人性中最基本的生理冲动,是一般人无法做到的大毅力者,值得人们的敬佩,自然有资格歧视受困于生理欲望的人,而这些受困于生理欲望的人中就包括同性恋者。
但如果是因为出身,财富,家庭,地位,种族,国籍,宗教等非道德差别而歧视的话,那么产生歧视行为的人才是真正应该收到歧视的。
说到一个名词,即受困于生理欲望的人,有必要解释一下,什么是爱情,这是困扰了无数学者,文学家,心理学家以及社会学家的问题。但别把它想那么复杂,实事求是的说,爱情就是发于性欲的心理体验,离开了性欲就没有爱情,而那些所谓的不为性而结合的爱情也不过是性欲之后的精神升华而已。
好了,既然明白了爱情是一个发起于生理欲望的概念,那我们再来谈谈性欲和道德的关系,经过几千年的发展,人类社会形成了完整的道德体系。尤其是中国,在性的问题上更是讳莫如深,谈性色变。产生了一系列的条条框框,当然其中有糟粕也有精华,比如传统道德对于妇女的禁锢属于糟粕,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属于精华。通俗点说就是违背人性的即是糟粕,而行为的发出伤害损害了别人的利益就不应该做即是精华。比如一个年轻人看完毛片,他可以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打飞机来发泄,但如果强迫别人发生关系就要受到惩罚,在这个过程中,打飞机是他个人的行为,属人性范畴,任何人都无法克制也没资格制止和歧视,当然开头列举的大毅力者除外,而发生强奸是社会范畴,其行为伤害到了别人的利益,这就属于道德和法律应该制裁谴责和惩罚的行为了。
因此区别于性行为是否道德的标准取决于其发出的行为是否损害了别人的利益,这在人的思维中自然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因为大脑是可以控制自己不去做出强奸一类的社会行为的。那么既然大脑可以控制行为,但是否可以控制生理冲动呢,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金庸先生早就看明白了这一点,因此虚竹在遇到梦姑的时候才会瞬间把色即是空抛却脑后,而我们谁也没有资格谴责虚竹犯了色戒,因为人性最基本的冲动是不受道德思维的大脑控制的。当然,开头提到的大毅力者除外。
各位不懂生物的朋友可能不明白什么叫印随行为,印随行为是指一些刚孵化出来不久的幼鸟和刚生下来的哺乳动物学着认识并跟随着它们所见到的第一个移动的物体,通常是它们的母亲,这就是印随行为。而更为奇妙的是,这些幼鸟和刚生下来的哺乳动物如果刚孵化出来看到的移动物体不是母亲的话,那么不但其会一生都认定那是自己的母亲,而且性发育成熟后还会对那个移动的物体产生冲动,无论那个物体是猫是狗是鸡是鸭,甚至是人是汽车,而我们不懂印随行为的人是否有资格歧视这样的跨越种族的爱情呢,很明显我们没有这个资格,除非我们也是错误印随行为的受害者,但是我们克服了这种错误。
再通俗一点说,就像吸毒的人,有好多人第一次吸毒并非是由于堕落,有可能是被迫或者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这样染上毒瘾的人,我们有资格歧视?那我告诉你,当然有资格,谁有资格,那就是同样在不知情或被迫的情况下染上毒瘾,但是却依靠自己的大毅力戒除的人,这样的人绝对有资格歧视那些不知情或被迫的情况下染上毒瘾的人,而我们这些看个片就要打飞机,饿了就要吃饭,冷了就要穿衣的普通人,没资格。
同性恋行为,恰恰发起于人的性反应神经机制,而整个性反应神经机制的过程都没有经过控制行为的大脑皮层,也就是说,一个人可以控制自己不去犯法,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看片不勃起,当然有大毅力者除外。也就是说,同性恋者对于性的应激反应,并没有自由的大脑选择权,而是自然而然的生理反应(那些非同性恋者的列举的所谓的同性恋的成因基本等于人从后面排泄废气)。同性恋就算是一种病,那也是生理疾病,并非心里疾病,更非道德疾病。他们,没有选择权!!!
回归最基本的话题,同性恋是否该被歧视,我的观点是,可以被歧视,只要其行为的道德属性低于歧视的发出者,那么同性恋是群体,而行为的发出者是个体,有的人是看个G片打打飞机,有的人是放任自己的冲动而强奸别人,有的人是选择固定的伴侣相爱一生,究竟什么样的个体行为可以被歧视呢?很明显,那就要看歧视的发出者站在什么样的道德层次了,如果歧视的发出者是一个强奸猥亵少女的流氓,那么大家认为这种畜生还有什么资格歧视别人吗?如果骑士的发出者是素食主义者,禁欲主义者,无性恋者,出家的高僧大德等道德高尚,控制了人性最基本冲动的人,那他绝对有资格歧视视受困于生理欲望的人,而这些受困于生理欲望的人中就包括同性恋者。而像我们这些看个片就要打飞机,饿了就要吃饭,冷了就要穿衣的普通人,除了可以谴责一下那些为了欲望而强奸别人,我们同样是受困于生理冲动的禽兽,我们,没资格!!!!就像鲁迅说的那样,一个衣冠楚楚的道学家却有着性行为诞生的儿女,那就是TMD装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