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柴静在《看见》中写道:“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

上面这段对话出自柴静对张北川教授的采访,问中国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张北川教授如是回答道。

李安导演的《断背山》于2005年上映,讲述了1963——1981年美国西部的两个年轻牛仔杰克和恩尼斯的不论之恋。电影上映的时间距离美国同性恋婚姻合法相差了十年,尽管顶着金狮奖的名号,电影因为同性题材而饱受争议,甚至一些保守派人士联名抵制这部影片,这种激烈行为对电影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排片率惨淡,票房仅仅只有3000万美元。

爱情,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上海同志_上海gules同志_上海同志聊天室

《断背山》受到的争议不小,在舆论纷纷中,电影在第78届奥斯卡金像奖中一口气获得了八项提名,并且揽得了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及最佳电影配乐奖,直到如今,《断背山》也依旧熠熠生辉。李安认为他拍的这部电影并不是为同性恋发声,他只是拍摄了一个他喜欢的故事,爱情无关性别。

即使开放如美国,电影在2005上映时还是受到了非议,可想而知,在电影里的时代,社会对同性恋有多不认同了,而整个社会的不认同就是杰克与恩尼斯悲剧的根源,那么同性恋是反社会的产物吗,为什么难以接受同性恋?

同性恋的含义是只对同性产生爱情和性欲的人,具有这种性取向的个体被称之为同性恋者。据统计同性恋者占全球人口的比重约为4%,而中国大约有5000万人为同性恋。美国精神医学学会于1973年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中去除。同性恋是一种正常的自然现象,通常由同性恋基因决定,个人无法控制,所以不必为性取向不同产生烦恼,同性恋不是病,他们只爱恰好爱上了同一个性别的人。

在世界上的许多国,同性恋婚姻已经合法化:

1989年10月1日,丹麦成为第一个认可同性,允许同性登记的国家。

2001年1月1日,荷兰是第一个颁布法律认可同性婚姻的国家,并且规定同性婚姻享有和异性婚姻家同样的待遇。

2002年,挪威、瑞典、冰岛、德国、法国和瑞士等国家陆续颁布法律,认可同性结合的合法性。瑞典还允许同性家庭收养孩子,允许收养孩子这是头一次。

在此期间,美国的其中一些州也承认了同性婚姻,到2015年,美国正式颁布法律认可同性结合。

爱情,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上海同志_上海gules同志_上海同志聊天室

然而,就算有正规法律为同性婚姻保驾护航,还是有不同的声音,他们坚决抵制同性恋,发展成一种极端的反同组织,就像电影的杰克一样,被不能接受的人逼死,世俗永远不能接纳他们。我很不喜欢“在中国”的言论,在国外发生一件事,马上会有人说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中国会怎样,国情不同怎么比较,而且发生在中国未必就是坏的结局,我们不能用小概率事件来概括整体,但是不得不承认,在同性恋问题上,中国的歧视比某些发达国家严重。

正如片头所说:“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因为不了解同性恋,就把它全部否定,因为同性恋不是主流,它就一定是错的。

爱情,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上海同志_上海gules同志_上海同志聊天室

中国的传统观念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观念就注定了同性恋难以被接受。婚姻是人生大事,必须要有婚姻人生才能圆满,如果不结婚就会遭受非议。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很多受到非议的同性恋者就会随便找一个人结婚,开启“形婚”生涯。在电影中,杰克与恩尼斯明白他们的感情永远见不得光,于是两人随便找了一个人结婚。分别四年后,杰克与恩尼斯旧情复燃,又重新在一起。这样的形婚是对自己及他人的极度不负责,一个人的私心造成了两个家庭的悲剧。现实中,形婚的例子不少,而他们给出的理由是:被逼的没办法,你被逼得没办法,怎么不想想别人,别人凭什么要为你的一句没办法买单,你认为自己可怜,被你欺骗的人就不可怜吗?他没有义务来承担你的错误。社会对同性恋是有诸多偏见,但不足以构成形婚的理由,任何形式的骗婚都是可耻的。我可怜你的遭遇,但绝不认同你的行为。

心理学上有一种心理羊群效应,我们习惯称呼它为从众心理。中国人的从众心理很突出,大多人在做的事一定要做,少数人在做的事不要去碰,否则就会被列为异类。买房买车热已经成为潮流,如果不跟随大众步伐仿佛无形间比别人矮了一截。或许用从众心理来比喻同性恋不被认同有些不合理,但现实是小众的同性恋比起大众的异性恋在一定程度上算从众,因为大多数人是异性恋,所以小众的同性恋是不合理的。因为大多数人排斥同性恋,所以小众的同性恋不该被接受。我们总是习惯跟着大众走,依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那么少数一定是错的吗?小众就代表异类吗?我们总是习惯按别人的想法而活,不管对错,跟着大众走就是对的,从没想过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哪怕想要的样子是正确的。我们害怕不同,害怕别人不一样的眼光,习惯于隐藏自己。所以很多同性恋意识到自己性取向时,第一反应是躲避,在内心深处他认为这是错误的,实际上他什么错都没有。

不光是同性恋的问题,许多小众的爱好和想法都会被列为异类。鲁迅先生说:“世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便成了路。”然而世界上大多人愿意走老路,少之又少的人原意第一个走或者开辟新路。我想到了高尔基的《丹柯》,在开始时他肯定遭受了很多质疑,他依然坚持着开出一条新路,把族人带出森林。如果没有开辟新路的人,我们自己为何不能当第一人,为自己争取一番天地。

爱情也好,其他感情也好,我始终坚信感情是两个灵魂的交流。有时相处已久的朋友比不上头一回见到的好友,有的朋友在一起相处的再久也没有惺惺相惜的感觉,反而是新朋友更能懂得自己。爱情,是一个灵魂对一个灵魂的态度,无关于性别,无关乎外在,回归最本质的爱恋就是灵魂的交流。还有,遇到了要珍惜,不要等到失去后才后悔莫及,人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记得活在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