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大学期间,一次在路上偶遇了他的母亲,令她知道我们并没有分开。自此之后,时常接到她的信息,要我离开他。很克制的语气,看得出已经在尽力强忍了,然而那些字句里依旧尽是怒火和谴责,仿佛恨不得要穿透屏幕,伸手将我掐死。

大学期间,一次在路上偶遇了他的母亲,令她知道我们并没有分开。自此之后,时常接到她的信息,要我离开他。很克制的语气,看得出已经在尽力强忍了,然而那些字句里依旧尽是怒火和谴责,仿佛恨不得要穿透屏幕,伸手将我掐死。

作为同性恋,你最无奈的瞬间是什么?-上海同志_上海gules同志_上海同志聊天室

他过21岁生日前几个星期,我再三接到他母亲的电话。邀我们共进晚餐,很郑重地说想和我聊聊。我几次推脱说有事,她仍紧逼着询问我何时有空闲出来,也逼着他表态。这样反复对话后,我只能答应见面。

这一出逃不过的,我也知道。

 

他的父亲在国外工作,那几年长期不在家。于是那餐饭的饭桌上只有我和他以及他的母亲。起先还好,但后来她越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已经在近乎直白表达我多么无耻,我喜欢男人有多么下流,甚至逼着我承认我是变态,我需要精神科医生的帮助。

 

我闭上眼睛,我清楚无论如何,我的解释都是徒劳。就像我曾经无数次尝试与我自己父母的对话一样。

 

当她开始指着我的脸,让我不要再带坏她儿子时。我很冷静地回应道,阿姨,您并不是真的恨我。您恨的是您儿子。您知道他从小就是这样,以后也将继续如此。您只是需要把这种失望和仇恨转移到一个和您无关的人身上罢了。您宁可选择憎恨我,也不愿意接纳真正的他。

 

话说出口后我就知道会出事。可我无法继续忍耐下去了。我那时也才21。我年轻的心被迫沉默太久,我已经无法压下它的声音了。

作为同性恋,你最无奈的瞬间是什么?-上海同志_上海gules同志_上海同志聊天室

他过21岁生日前几个星期,我再三接到他母亲的电话。邀我们共进晚餐,很郑重地说想和我聊聊。我几次推脱说有事,她仍紧逼着询问我何时有空闲出来,也逼着他表态。这样反复对话后,我只能答应见面。
这一出逃不过的,我也知道。

他的父亲在国外工作,那几年长期不在家。于是那餐饭的饭桌上只有我和他以及他的母亲。起先还好,但后来她越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已经在近乎直白表达我多么无耻,我喜欢男人有多么下流,甚至逼着我承认我是变态,我需要精神科医生的帮助。

我闭上眼睛,我清楚无论如何,我的解释都是徒劳。就像我曾经无数次尝试与我自己父母的对话一样。

当她开始指着我的脸,让我不要再带坏她儿子时。我很冷静地回应道,阿姨,您并不是真的恨我。您恨的是您儿子。您知道他从小就是这样,以后也将继续如此。您只是需要把这种失望和仇恨转移到一个和您无关的人身上罢了。您宁可选择憎恨我,也不愿意接纳真正的他。

话说出口后我就知道会出事。可我无法继续忍耐下去了。我那时也才21。我年轻的心被迫沉默太久,我已经无法压下它的声音了。

结果,她掀了桌子,破口大骂。我相信她彼时也无法自控,因为她脸上的表情无比狰狞,满面通红,我甚至有点怕她会倒下。她把我最大的软肋暴露在了一群惊讶的看热闹的人的眼皮下。短短几秒内,仿佛当众扒下了我的衣服。骂完声称自己脸已经丢干净,活不下去了,继而扭头就走。

那一刻,坐在我身边的他也跟着站了起来。他急匆匆地掏出钱包塞进我手里,然后回头看了我几眼,便起身追他母亲去了。
那个眼神我一辈子都记得。
那个眼神不安而复杂,像是一池被搅得混浊的池水。

我是怎么交了钱,怎么走出餐厅,怎么走回自己租住的公寓的,我已经忘了。巨大的羞辱和悲愤令我的头脑一片空白。

我只记得自己盯着自己的手一直看一直看。她掀桌的时候一滴汤汁溅上了我的手背。我对着那块污渍就那么一直大脑木然地机械地抓着,直到抓破了皮,抓出了血。

我对自己说,她说要自尽,她是他母亲,他作为儿子不能不追啊;我对自己说,这要是你的母亲,你也会追的;我对自己说,他追了出去不代表他不爱我,只是他无力亦无奈顾及两头罢了。
我反复回忆他最后离开时的那个眼神,我努力回忆起它包含着愧疚和伤心的那一部分,妄图用那些部分,令我的自我安慰,带上些分量。

没什么用。他重新找到我时,他一脸疲惫,我也一脸疲惫。他尝试安慰我,可我内心已绝望又苍白。我说,我们分手吧。

我那时没有任何长远的打算或想法。我没有想过我未来的伴侣或人生的问题。只是彼时我的学业以及我与父母的关系已经是我的重负,与他母亲发生的冲突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不知道冲突何时还会再来,也不知道与他的关系还会给我带来什么冲击,我只是迫切地需要离开一个压力源。我太累了。

如果我无论做出多少成绩,无论为我多么爱我的伴侣,无论我怎样努力当一个正直的人……我依然没有任何爱他的资格,依然要被中伤,那我要如何继续爱下去呢?我甚至根本没有力气去想我为什么要分手,我只是近乎本能地在保护自己。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继而用很平静的语调回道,哦,然后呢?你打算找个女生结婚生子治好自己的同性恋吗?我很肯定你不管对男性对女性都魅力十足啊。你去吧。

我的眼泪一瞬间就滚出来了。
我自认为从青春期时被迫出柜,已经见过不少坎坷和风浪,自认已是个坚强的人了。换成任何人给我泼这桶脏水,我都不会流泪。然而,你要如何去防你所爱的人呢?当他是你唯一的软肋的时候?
我们都只是太年轻了而已。
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在瑟瑟发抖。
我说,你觉得我会去骗婚?你不了解我的为人吗?你妈妈来羞辱我一次,你也来?我们已经承受这么多了,一定还要彼此伤害吗?

我没有想过他和他母亲事后的斡旋带走了他多少耐心,他也没有想过我被这件事伤得有多深。我们那时都太年轻了。我们被世界耗尽力气,已经没法以温柔与坚定的态度面对对方了。
我们没再说话,我远远地看着他,他也远远看着我。屋内一片僵硬沉重的死寂。
我转身准备离开。那一刻,他忽然扑过来抓住我的手,把我摁在了墙上。我还以为他要打我,抬手去挡的瞬间,他把我抱住了。嚎啕大哭。
我觉得我身体瞬间软下来了。我在这之前,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浑身僵硬,像一张绷紧了的弓。
他说,别走。对不起我再也不说这种话了。你别走。
他嗓音嘶哑,满脸绝望地说,你等我。我们有了实力能彻底独立了,就远远地离开好吗。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别现在扔下我就走。
那真的是令我非常痛心绝望的一刻。
来自外界的重压在一头,我的爱人在另一头。我觉得自己要被撕裂了,可是我哪一边无法放手。除了相拥而泣,我做不了任何事。

直到那一刻我才懂。爱一点都不强大,它尽管美好,却脆弱而易逝。它当不了任何人的庇护所。它只能被保护,而绝不能为之依靠。
真正的温柔是强大的人才给得起的。这是我知乎简介的来源。

  1. 那天晚上我泣不成声,我说,好,我等你。你也要等我。
    可其实那时,我并不知道未来在何方。我和他都清楚这句诺言的苍白无力。我们防备这个世界太久,都差点忘了如何拥抱。

 

结果,她掀了桌子,破口大骂。我相信她彼时也无法自控,因为她脸上的表情无比狰狞,满面通红,我甚至有点怕她会倒下。她把我最大的软肋暴露在了一群惊讶的看热闹的人的眼皮下。短短几秒内,仿佛当众扒下了我的衣服。骂完声称自己脸已经丢干净,活不下去了,继而扭头就走。

 

那一刻,坐在我身边的他也跟着站了起来。他急匆匆地掏出钱包塞进我手里,然后回头看了我几眼,便起身追他母亲去了。

那个眼神我一辈子都记得。

那个眼神不安而复杂,像是一池被搅得混浊的池水。

 

我是怎么交了钱,怎么走出餐厅,怎么走回自己租住的公寓的,我已经忘了。巨大的羞辱和悲愤令我的头脑一片空白。

 

我只记得自己盯着自己的手一直看一直看。她掀桌的时候一滴汤汁溅上了我的手背。我对着那块污渍就那么一直大脑木然地机械地抓着,直到抓破了皮,抓出了血。

 

我对自己说,她说要自尽,她是他母亲,他作为儿子不能不追啊;我对自己说,这要是你的母亲,你也会追的;我对自己说,他追了出去不代表他不爱我,只是他无力亦无奈顾及两头罢了。

我反复回忆他最后离开时的那个眼神,我努力回忆起它包含着愧疚和伤心的那一部分,妄图用那些部分,令我的自我安慰,带上些分量。

 

没什么用。他重新找到我时,他一脸疲惫,我也一脸疲惫。他尝试安慰我,可我内心已绝望又苍白。我说,我们分手吧。

 

我那时没有任何长远的打算或想法。我没有想过我未来的伴侣或人生的问题。只是彼时我的学业以及我与父母的关系已经是我的重负,与他母亲发生的冲突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不知道冲突何时还会再来,也不知道与他的关系还会给我带来什么冲击,我只是迫切地需要离开一个压力源。我太累了。

 

如果我无论做出多少成绩,无论为我多么爱我的伴侣,无论我怎样努力当一个正直的人……我依然没有任何爱他的资格,依然要被中伤,那我要如何继续爱下去呢?我甚至根本没有力气去想我为什么要分手,我只是近乎本能地在保护自己。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继而用很平静的语调回道,哦,然后呢?你打算找个女生结婚生子治好自己的同性恋吗?我很肯定你不管对男性对女性都魅力十足啊。你去吧。

 

我的眼泪一瞬间就滚出来了。

我自认为从青春期时被迫出柜,已经见过不少坎坷和风浪,自认已是个坚强的人了。换成任何人给我泼这桶脏水,我都不会流泪。然而,你要如何去防你所爱的人呢?当他是你唯一的软肋的时候?

我们都只是太年轻了而已。

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在瑟瑟发抖。

我说,你觉得我会去骗婚?你不了解我的为人吗?你妈妈来羞辱我一次,你也来?我们已经承受这么多了,一定还要彼此伤害吗?

 

我没有想过他和他母亲事后的斡旋带走了他多少耐心,他也没有想过我被这件事伤得有多深。我们那时都太年轻了。我们被世界耗尽力气,已经没法以温柔与坚定的态度面对对方了。

我们没再说话,我远远地看着他,他也远远看着我。屋内一片僵硬沉重的死寂。

我转身准备离开。那一刻,他忽然扑过来抓住我的手,把我摁在了墙上。我还以为他要打我,抬手去挡的瞬间,他把我抱住了。嚎啕大哭。

我觉得我身体瞬间软下来了。我在这之前,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浑身僵硬,像一张绷紧了的弓。

他说,别走。对不起我再也不说这种话了。你别走。

他嗓音嘶哑,满脸绝望地说,你等我。我们有了实力能彻底独立了,就远远地离开好吗。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别现在扔下我就走。

那真的是令我非常痛心绝望的一刻。

来自外界的重压在一头,我的爱人在另一头。我觉得自己要被撕裂了,可是我哪一边无法放手。除了相拥而泣,我做不了任何事。

 

直到那一刻我才懂。爱一点都不强大,它尽管美好,却脆弱而易逝。它当不了任何人的庇护所。它只能被保护,而绝不能为之依靠。

真正的温柔是强大的人才给得起的。这是我知乎简介的来源。

 

那天晚上我泣不成声,我说,好,我等你。你也要等我。

可其实那时,我并不知道未来在何方。我和他都清楚这句诺言的苍白无力。我们防备这个世界太久,都差点忘了如何拥抱。